剪发师智擒大魔头

 

 

法国剪发师默尔是个智慧能干的小伙子,他在巴黎开了一个剪发店,由于店面太小,交易一直不好,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了。这一天,他正呆在剪发店看报纸,希望能从中找到发达的时机。
突然有一条消息吸引了他,本来,警方悬赏15万法朗缉捕一个连杀三人的凶犯弗朗希斯。
金发,1。85米,携左轮??15万法朗。唉,这家伙真值钱,要是我有15万法朗,我就可以把店面开得大一些,再雇几个人,唉,白天做梦,默尔暗想。
这时有人走了进来,默尔匆忙起身,却见来人,身穿大风衣,嘴上戴了个大口罩,鼻梁上还架了副墨镜。
那人走到默尔眼前,低声说道:“我要染发。”说完一坐在椅子上。
默尔友好地拍拍他的肩,说:“先生,请把口罩摘掉。”话音未落,默尔感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住了胸口,低头一看那竟是一把。默尔心中暗暗祷告,万万别遇到那个杀人魔头,我可不想挣那15万。摘下口罩一看,默尔不禁暗暗叫苦,那张脸和悬赏告示上印的一模一样,就是凶手弗朗希斯。
默尔颤微微地拿起白围巾给弗朗西斯围上。弗朗希斯冷笑两声,说:“不长眼,别耍把戏!”
默尔使劲点头,回身去拿剃刀。弗朗西斯一把扯住他,说:“用电剪给我剃胡须,我可不肯意刀子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默尔只好照办,操起了电剪。在电剪的“嚓嚓”声中,默尔现在何等希望警员能从天而降。这个残酷的凶犯,竟想借我的手,变一副容貌,让警员认不出来他,他又会去为非作歹,这可怎么办,想着想着,默尔的额头就渗满了汗珠。
弗朗希斯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暗中讥笑起这个胆怯的剪发师,便故作轻松地慰藉他:“别太紧张啦,只要能给我换一副容貌,我是不会杀你的。”
默尔搓搓手,装出畏惧的样子,说:“先生,您看这胡须剃得行吗?”一边暗自嘀咕:“看我等会儿怎么治你。”
弗朗希斯摸摸光下巴,奸笑着说:“良好,仿佛年青了三岁!”
默尔奉承地贴到近前,说:“最好把金发染成黑色,那就没人会认出来啦!”
弗朗希斯有些放松了警备,微笑着点点头,可眼光却始终不离默尔的每一个动作,只要默尔敢胆大妄为,手中的枪??默尔取出自己配制的染发药水,东蘸蘸,西擦擦地忙活开了,他一脸尽心尽职的样子,完全疑惑住了弗朗希斯。
弗朗希斯这次来化装,是准备出逃,巴黎最近的风声太紧了。万一给警员抓住可就没命了。他望着镜中已经变成满脑壳黑暗头发的年青人,以为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便自得地吹了声口哨。
染好发,默尔让弗朗希斯洗个头。弗朗希斯马上又恢复了警醒,他拍拍默尔的面颊,说:“你准备将我按在水里,窒息而死吗?”
默尔吓得脸刷白,连声说:“不敢!不敢!”
弗朗希斯一把扯去白围巾,说:“小子,老子给你100法郎,算是工钱,你老诚实实地坐在凳子上,我在对面的咖啡店看着你,要报警的话,枪子可不长眼!”
说完这些话,弗朗希斯在门口一闪就消失了。
默尔踮着脚,瞅瞅对面交易清淡的咖啡店,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中间,基本没有弗朗希斯的影子,然后,他回身关好店门,去警员局。警员局的凯米警长招待了默尔。
默尔先是毛遂自荐了一番,便拿出当天的晨报,指指弗朗希斯的照片说:“假如我帮你们抓到凶手,真会获得一笔钱吗?”
凯米警长说:“提供精确线索,能获得10万法郎,别的5万给有功的警员当奖金!”
默尔很是兴奋地说:“我方才给弗朗希斯染了头发。”
凯米迫在眉睫地问:“什么颜色!”
“黑色!”
“你开什么玩笑,巴黎少说也有50万个黑头发的人!”
默尔不由得哈哈大笑,附在警长的耳边说:“你别小瞧了那头黑发,那但是用我精心配制的药水染的,不出半个钟头,药水就会起化学反映,变成绿色,弗朗希斯就成了满头绿发的怪物!”
凯米警长听到这里,惊讶地瞪圆了双眼,不禁茅塞顿开,他取出对讲机,要求总部向所有车站和船埠发出通知,缉捕已被染成绿头发的杀人凶手弗朗希斯。
绿头发的人,在世界上险些都没有,太好找了。半小时后,警员在船埠上抓住了弗朗希斯,他正处处找剪发匠,想剃个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