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皇后到娼妓(北齐武成帝高湛皇后胡太后)(2)

 

 


公元570年,和士开被封为淮阳王,升为尚书令,终于成为人上之人,现在轮到无数人来向他献媚,在胡太后和高纬的支持下,他权倾朝野,大权独揽。《北齐书》里记载了一位士人是如何拍和士开马屁的,简直是奴颜入骨。这位士人上门拜访,正遇到和士开病得不轻。医生检查后说道,王爷害得是十分严重的伤寒病,吃药没有什么效果,要服用粪水,和士开面有难色,不想遵照医生开出的方子。那位士人就上前说道,这方子甚为有效,王爷不必疑惑,就让我替你先尝尝粪水,他端起一碗粪水,一饮而尽。和士开颇为感动,捏着鼻子灌下了粪水,很快出了一身大汗,伤寒霍然而愈。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虽然不少朝臣争当和士开的干儿子, 和士开仍然激起了公愤。琅琊王高俨是胡太后的亲生儿子,眼见母亲与和士开整日厮混,心中怒火中烧。他年方十四岁,一向很有主见,高俨的姨夫冯子琮与和士开不和,高俨决定联合冯子琮,除掉和士开。公元571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早晨,和士开象往常一样进宫早朝,库狄伏连、王子宜拦住他,送上了一道诏令,上面写道,皇帝请和士开到御史台去。和士开未生疑心,很快落入了高俨的陷阱,囚禁于治书侍御厅事。高俨生怕夜长梦多、走漏消息,命人把和士开就地处决,并带人去抄了和士开的家。胡太后听说老情人死了,心痛如割,她没想到年轻的儿子如此胆大妄为,高纬更是勃然大怒,但高纬不能轻举妄动,因为高俨拥兵三千,正聚集于千秋门外,一旦杀入皇宫,后果不堪设想。危急之中,胡太后想起了自己的儿女亲家斛律光(斛律氏是高纬的第一任皇后),让他入宫救驾。斛律光进宫以后,看见高纬披挂整齐,带领四百兵士准备出宫决战,斛律光赶紧出言劝阻,小孩子受人鼓惑,成不了大事,皇上只要亲自前往千秋门,他们必然不敢轻举妄动。高纬一向仰仗斛律光,当即依言而行。千秋门外,斛律光看见了铠甲鲜明的琅琊王高俨,赶紧抓住了他的手,要他向皇帝谢罪,斛律光拉着高俨来到高纬面前,笑着说,天子的弟弟杀掉一个奴才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必惊慌。高俨向高纬请罪,高纬抽出佩刀,用刀柄在弟弟头上狠狠打了几下,强压怒火,放走了弟弟。高俨的几个属官倒了大霉,被皇帝肢解暴尸,冯子琮也被胡太后活活绞死。
胡太后的情人和士开被风光大葬,厚加抚恤,高纬为之废朝数日。毕竟连心,胡太后不忍责备自己的儿子,她把高俨藏在自己宫中,以防高纬加害。平日饮食,都要一一亲尝,确定无毒才让高俨吃下。高纬亲眼见过弟弟的果决神武,认定将来必是自己皇位的莫大威胁,他不想放过高俨。终于有一天,高纬向胡太后提出,要和弟弟一起到郊外狩猎,征得了胡太后的同意。第二天凌晨,乘着胡太后正在熟睡,高俨被高纬的卫士带走,在永巷被当场勒死。十四岁的高俨还有四个遗腹子,也没逃过高纬的毒手。兄弟相残,尚未影响北齐的大政,自毁灭长城,则严重动摇了北齐的根基,斛律光的遇害是北齐命运的转折点。
斛律光字明月, 高车族,是位能征惯战的将军,是北齐帝国的擎天之柱,他出身将门,曾率五万精锐,在芒山(今河南洛阳北)大败北周军队,射杀王雄,让北周闻名丧胆。北周使出反间之计,到处传播谣言,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这些谣言传遍了北齐都城的大街小巷,也使高纬下定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决心。公元572年8月22日,斛律光在凉风堂被高纬杀害,享年五十八岁,高纬还灭了斛律光的三族,从此,一门三公主、一皇后、二太子妃的斛律家族在北齐的势力烟消云散。高纬的皇后斛律氏也因家族的牵连被废去了后位。北周得知消息,高兴得全国大赦,最厉害的绊脚石已经死在自家人手里,以后,没有人能阻挡北周进军的脚步。
国家形势岌岌可危,胡太后和高纬还在醉生梦死。自从和士开死后,胡太后深宫寂寞,欲火难耐。她以礼佛为名,经常出入佛寺,与一位叫昙献的和尚打得火热,两人经常在禅房私通。胡太后把国库里的很多金银珠宝搬入寺院,又把高湛的龙床也搬入禅房,在众僧的侍奉下,过得非常快活。高纬一开始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他去向胡太后请安,看见母亲身边站着两个眉目清秀的尼姑,不禁起了色心。当晚,他就派人去宣召这两个尼姑,让她们给自己侍寝。不料,两个尼姑坚决不从,惹得高纬怒上心头,下令扒光了两人的衣服,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两个尼姑是两个男扮女装的少年和尚,是昙献献给胡太后的漂亮男宠。高纬惊呆了,他下令处死了昙献和两个和尚,还杀了元、山、王三郡君。胡太后被儿子囚禁在北宫,见不到宫外的男人,她十分沮丧,她要找机会跟儿子和解,由此想到了自己哥哥胡长江的女儿胡氏。
小胡氏丰满妖娆,姿色过人,胡太后料定她一定合乎高纬的胃口。当盛装华服、拖着长长裙裾的小胡氏进入高纬的视线时,高纬喜出望外,立即把她封为昭仪。胡太后希望自己的侄女能当上皇后,不惜自降身份,与一向深得高纬信任的乳母陆令萱结成姊妹,还送给陆令萱大量的金银珠宝,功夫不负有心人,小胡氏当上了高纬的第二任皇后,胡太后也得到了儿子的谅解,得以返回皇宫,继续过那种随心所欲的生活。
过了些日子,小胡氏忤逆了胡太后的意愿,惹恼了胡太后,被高纬废掉后位,原先做过斛律氏侍婢的穆黄花成了高纬的第三任皇后。这时,高纬又迷上了穆黄花的侍婢冯小怜,如胶似漆,把穆黄花也抛诸脑后。
公元576年,北周大军压境,逼近晋阳,晋阳一日三惊,高纬能做的事情竟然是禅位给年幼的太子,让自己的哥哥死守城池,自己带着冯小怜等人逃跑。高纬当然跑不出北周军队的掌控,在南邓村被周军逮个正着,冯小怜等绝色美女也成为周军的俘虏。胡太后在济州(今山东)被俘,被带到了长安。没过多久,高氏皇族在宇文氏的屠刀下几乎全体覆没,胡太后因为女性的身份得以免死,但已经是身无分文。享受过太后的尊贵,她当然不习惯男耕女织的平民生活,她吃不下那种苦,但她还要活下去。于是,她和儿媳穆黄花一起高张艳帜,在长安当起了妓女。虽然当时胡太后已经四十多岁了,依然风韵犹存,她的床上功夫一流,服务态度良好,因此,她比二十多岁的穆黄花还受欢迎,艳名远播,无人不晓。
胡太后死于隋朝开皇年间(公元581年-公元589年),她的后半生一直在做妓女,而且做得十分惬意,甚至当年做皇后都没有这般舒心。有人分析她患有性饥渴症,所以作派才如此惊人,其实平心而论,男皇帝后宫过万,美女如云,依然不影响他的英明神武(如晋武帝司马炎),其实男皇帝与男妓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是男皇帝用过的女人不允许别的男人染指而已。人们对男皇帝百般宽容,对皇后皇太后百般苛责,实在有失公允。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好色不分男女,胡太后的好色,与其说是人性的堕落,不如说是人性的回归,只是她的皇太后身份影响了人们的认知,失去了人们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