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皇帝在松锦之战后依然没有选择南迁的理由是什么?

魏忠贤,字完吾,明末时期权宦。明熹宗时期,出任司礼秉笔太监,极受宠信,被称为“九千九百岁”,排除异己,专断国政,以致人们“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朱由检继位后,打击惩治阉党,治魏忠贤十大罪,命逮捕法办,自缢而亡,其余党亦被肃清。接下来历史资料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魏忠贤崛起之后,“自内阁六部,四方总督巡抚,遍置死党”,许多官员甚至不惜认其为义父、干爷。不仅自称九千岁,麾下更是有五虎、五彪、十狗为祸,一时权势达到巅峰,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绝顶人物。然而,权势滔天的魏忠贤,却被刚刚继位的明思宗朱由检迅速清除,这又是为何呢?

明朝宦官的权力来源,决定了他们必然受制于皇权

明朝宦官的主要力量虽然集中于厂卫,但其权力却是来自于皇权。由于明朝特有的票拟、批红制度,宦官通过代天子批红而获取权力、直接干预朝政,而这种“批红”的权力却是皇帝赋予的,这就决定了他们必然受制于皇权。

朱元璋废除丞相制度后,由于皇帝工作量实在太大,明成祖朱棣时期开始设立内阁。内阁制度下,凡是朝廷大事,先由内阁负责拟定几条意见,以笔墨写于票签上,这被称为“票拟”;然后将奏疏和票签一起呈送皇帝批阅,这被称为批红。如此一来,皇帝便牢牢掌控着决策权,内阁掌握着议政权,六部则掌握着行政权。

虽然票拟、批红制度一定程度降低了皇帝的工作量,但每天批阅奏折仍然是一项难以坚持的工作。因此,到明宣宗朱瞻基时期,为了让宦官帮助自己处理文件,并成为皇帝联系内阁的桥梁,打破了朱元璋不许太监识字的规定,设立内书堂教授宦官识字。此后,皇帝往往只批阅少量重要奏疏,而其他奏疏则大多交由宦官代批。

正是由于掌控了一定“批红之权”,使得宦官掌握了一定朝政的决策权,而司礼监也因此成为“二十四衙门”之首,并对外廷形成了一定的压制。不过,宦官的“批红之权”由于来自于皇帝授权,这也决定了他们受制于皇权。

文官集团势力太过庞大,阉党并非一家独大

明初由于“土木堡之变”,导致武将集团和功勋集团迅速崩溃,这直接加速了明朝文官集团的崛起,到明中期以后,文官集团已经极为庞大。而随着明世宗朱厚熜时期“大礼议”的爆发,皇权与文官集团之间的矛盾开始迅速加剧,甚至发展到了对抗的程度。

虽然宦官的崛起于皇帝宠信太监有着极大的关系,但同样与文官集团的崛起密切相关。皇帝虽然贵为一国之主,然而庞大的文官集团不仅掌控朝政,更是对皇帝的行走坐卧、衣食住行,乃至私生活都严重干预。尤其是明朝的文官“骨头”极硬,这着实让皇帝有些焦头烂额。于是,为了对抗庞大的外廷,皇帝只能通过重用宦官来与外廷对抗。

此外,明朝中后期党争极为严重,尤其是东林党崛起之后,他们和山东人的齐党、湖北人的楚党、安徽宣城人的宣党、江苏昆山人的昆党相互争斗不止,处于劣势的各党官员,便有不少人聚集于宦官门下,进而形成阉党,与东林党相互抗衡。

因此,明朝宦官虽然权势滔天,但其实一定程度上也只是皇帝用来对抗文官的工具。因此,即使魏忠贤权势滔天,东林党也只是相应势弱,并非全无反击之力,一旦给他们机会,他们的反扑将极为凶猛。

明朝皇权高度集中,宦官权力虽大但很容易瓦解

经过历朝历代的发展,皇权到明清时期已经高度集中。不论是以内阁为首的文官集团称霸朝野,还是以司礼监为首的宦官集团权势滔天,由于整个朝廷的最终决策权掌控在皇帝手中,皇帝实际上都有能力迅速将其瓦解。

魏忠贤虽然形成了极为庞大的阉党,其中有无孔不入的厂卫,也有掌控朝政的朝中大臣,然而这一切都源于魏忠贤深受天启帝朱由校对客氏和魏忠贤的宠信。正如宦官权力源自于皇权一样,阉党的权力更多来自于为首太监。

此外,由于文官集团与宦官集团对抗的原因,只要为首的魏忠贤倒台,那么曾经饱受压制的文官集团便会迅速扑上去,对残余的阉党进行打击。而阉党由于为首太监倒台,失去了皇权支撑后,则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综上所述,由于这三点原因的存在,魏忠贤虽然权势滔天,但权力运行机制和朝中形势都使得他必须牢牢依靠皇权,而不能像汉唐宦官那样脱离皇权独自发展。因此,魏忠贤能够依靠皇权迅速崛起,同样也会因为皇权的打压而迅速衰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