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出圈国产动画如何打造精品

李白喝醉了,倒的酒变成了水,水中出现了一只鹤。

与高适、杜甫、岑福子、单秋生一起翱翔巨鹤,“饮酒不停歇”,极其狂野浪漫……正在热映的动画电影《长安三万里》,以情感奔腾为特点的中国文化基因的诗意与观众产生共鸣。 截至目前,影片票房已突破17亿元。

中国动漫正呈现出快速增长的可喜态势。 近年来,《孙悟空归来》、《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深海》等优秀动画电影相继出现,创意十足。澎湃的活力和良好的票房口碑,传递出明确的信号:中国动漫市场正在蓬勃发展,潜力巨大。

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国产动画正用非凡的想象力和稳健的脚步,走出一条凸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创意转型和创新发展之路。

中式

探索国风之路,表达中华文化基因

【风景】从繁华包容的长安,到小桥流水的江南,再到大漠塞北的孤烟,全部浓缩成168分钟、48首唐诗。 电影院里的观众也忍不住跟着朗诵。 “中华文化是电影最伟大的基础”、“血液中流淌的诗歌基因”等评论受到高度赞扬……这是近年来传统文化热潮的生动缩影。

自1922年第一部广告动画《舒振东中文打字机》上映以来,中国动画已经走过了一百年。 风风雨雨中,路线不变,就是沿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背景“探索国风之路”。

《大闹天宫》、《蝌蚪找妈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导演苏达回忆,“中国动画流派作品中绚丽的群像中,有传统文化——文学、戏曲、建筑、音乐、丰富的民族。风格艺术形式——水墨画、敦煌壁画、年画,更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涵——善良、坚韧、勤劳、勇敢等。

纵观近几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国风”“国潮”依然是关键词。 《哪吒之魔童降世》赋予传统人物新的内涵,塑造了“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形象; 《长安三万里》用诗歌陶冶家国情怀,传递自强不息、宽容等中华民族的文化核心; 《大鱼海棠》精美展示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土楼…

“传统文化是中国动画电影创作的瑰宝,中国动画流派的核心是民族化。我们用民族化来展现自己的文艺形象,创造出一套基于传统文化的表现形式来表达中国文化“基因。”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教授马华这样总结。

创作传统文化题材的动画既是一种优势,也是一种挑战。 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和故事降低了观众进入电影院的门槛,同时也考验着创作者的基本功。

为此,《长安三万里》主创团队前往多地采集故事。 “我们走进陕西历史博物馆研究长安的布局,站在潼关古城墙上感受哥舒翰的悲壮心情,漫步松潘古城寻找云山城、泸水关的设计灵感……”《长安三万里》导演谢峻伟说,每一个镜头都细致入微,如都督府外的照壁、文人的饮酒游戏、驿站寺庙里的诗板。 ,参考了​​近百份文献和众多出土文物。 《李白全集年鉴》和《高适集注》是“团队随身携带的工具书”。

一位导演将动画描述为“在野外创造梦想”。 将自由奔放的艺术表达与传统文化故事相结合,2015年上映的《西游之大圣归来》已成为国产动画电影中的现象级作品。 神话题材的巨大潜力被发现了。

近年来,国产动画题材多元化趋势明显,现实题材动画电影市场潜力巨大。 比如最近上映的《茶二中》就是一部校园题材的动画喜剧,而此前上映的《深海》则侧重于内心世界的探索。

“一代又一代人接受知识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95后、00后习惯通过视频接触新鲜事物,要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来吸引更多人去接触、了解,进而更加热爱传统文化。” ”《三万里》制片人、追光动画总裁周长安表示,“年轻人对中华文化的认可,让我们相信国产动画电影的崛起不仅仅是一个口号,更是当下和未来。”

拓展动画创作的空间,让更多动画人有机会创作多元化的作品,也是MCA希望做的事情。 “评价一部动画作品有很多维度,可以是艺术水平,也可以是商业成功,但更重要的是,它必须满足观众的呼声和期望。” 他希望动画电影的发展更具“实验精神”,保持题材开放,让年轻从业者更加大胆、自觉地创新,向不同方向探索边界,让更多好作品被大家看到。

科技感

人才培养日趋完善,动画电影产能瓶颈不断被突破。

【镜头】“10年,75亿帧”——《长安三万里》定档上映当天,追光动画创始人王伟在微博发文。 “一亿”量级的数字在动画世界中很常见。 以《新神榜:杨戬》开头绚丽的蓬莱仙境为例。 短短几秒内,单镜头模型就有140亿张面孔,文件大小达到5TB(太字节),整部影片的总渲染时间达到4.1亿核心小时。 (中央处理器消耗,以核心时间来衡量),需要数千台服务器每天24小时连续工作。

一系列数字翻倍看似有点“科幻”,但背后却是电影行业硬核技术发展的必然逻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动画的历史就是人们对光与影的探索史,也是科技与艺术融合的历史。” 中国动画学会会长马力说。 作为一门虚拟与现实相融合的艺术,随着新一代网络传输、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动作捕捉等关键技术渗透到动画创作、制作、传播、消费的各个层面和环节,与创作者密切相关。 想象力充分融合、相互赋能,动画电影给观众带来更高层次的视听享受。

与真人电影一两年的制作周期相比,动画电影动辄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项目也更加复杂。 以《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例。 特效镜头占比接近80%。 分布在全球的60多个团队、1600多名制作人员,紧张工作5年,最终筹集资金超50亿元。 票房奇迹。

事实上,复杂的生产也是对全流程协同的挑战,而这个挑战需要回归到工业化本身。 业内人士表示,制作阶段碎片化程度高、外包质量参差不齐、缺乏统一特效标准等问题一度制约了我国动漫的产业化水平。

随着产业化进程逐渐成熟,各环节人才培养日益完善,动画电影产能瓶颈不断被突破。 行业报告显示,2017年,能够完全制作中国动画的公司不超过30家。 如今,我国有近千家动漫上下游企业活跃在一线,其中能够制作精品动漫的企业有120家。 值得一提的是,行业观察人士指出,中国在全球动漫产业链中的地位显着提升。 已从行业“微笑曲线”底部的代工位置转向良率较高的曲线两端,内容制作逐渐崛起。 “逆向外包”趋势。

庞大的一群人正在以不同的方式探索自己的道路,聚集巨大的合力来提高国产动画的水平。

走在追光动画的办公工厂里,可以看到各个环节对应的团队分布有序,同步运转。 前期设计、分镜、3D建模、材质、绑定、动画、角色特效、场景特效、数字绘景、灯光合成、后期剪辑、技术、制作……融入完整的动画创作链条。

“一部动画电影的创作几乎可以100%来自这座建筑。” 余周说,团队300多人中,生产人员约占90%。 “我们建立了新传奇、新封神、新文化三大系列,自成立以来,建立了三部作品的滚动创作流程,每部作品所需时间稳定在3年。每部作品不断迭代循环,带动工业化系统生产线。”

工业生产追求“快”的速度,审美艺术表达追求“精”的品质。 如何平衡这个呢? 一方面,稳定的品质取决于“内功”的积累。 “比如《猫与桃花源》制作时克服的液体和毛发问题,可以直接应用到《新神榜:杨戬》中申公豹的坐骑上,技术积累就像‘滚雪球’一样。” 余周表示,另一个方面是优化流程。 “《追光》有一个工作传统,每个电影项目完成后,各个环节都会召开项目总结会,总结所取得的成绩,同时也提出未来改进和发展的目标。《追光》的每一部影片都是在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上一部电影的内容。”

原创性、颠覆性创新不仅依靠“仪器”的完善,更考验“人”的决心。 导演田晓鹏花费7年时间为《深海》酝酿了一场视效创新实验:独创的“粒子水墨”风格,将留白写意水墨与具象写实的三维创新相结合,将国画色彩与西方印象派相融合。美术创造了一个梦幻般的深海世界。

“创作过程中,为了还原水墨画的淡雅和颗粒感,我们将洗洁精、丙烯、食用色素、牛奶等混合在一起,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了100多次。” 田晓鹏表示,一切技术创新都是为了服务内容,拆解影片中的“裂海”镜头,发现单镜头就有100多层粒子特效,粒子数量高达数十亿美元,创造出细致且极其逼真的场景纹理。

如何寻找中国特有的三维动画风格? 在田晓鹏看来,二维和三维的结合以及对它们边界的探索可能是突破之一。 “二维动画具有固有的主观表现力,但在沉浸感、镜头、光影方面,三维动画更为成熟。将两者各自的优势有机结合,为中国动画提供了独特的可能性。” 这个想法是在制作《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片头时产生的,他在《深海》中积累了更加成熟的流程和方法。 “创新是我动画作品的原动力。”田晓鹏说。

影响

打造更多文化IP载体,将中国故事推向国际舞台

【风光】时光回到1964年,上海美影制片厂集结“最强阵容”,打造第一部全彩动画长片《大闹天宫》。 该片已出口、发行、放映至44个国家和地区。 曾参加10多个国际电影节并荣获多项奖项。 无论从审美表现力还是技术水平上都位居世界第一。 时隔近60年,上海美影工作室牵头创作,与哔哩哔哩联合制作了动画短片集《中国故事》。 中华民族精神和东方审美风范以“新一代”的身份回归,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精彩纷呈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IP如何“走出去”,变得更有活力、更受欢迎? “不模仿别人,不重复自己”是上海美影厂一贯的创作理念,也是国产动画走向世界的关键。

“以前,好莱坞、迪士尼、皮克斯是我们创作的模板,但市场反应并不理想,观众也不买账。” 马华表示,从模仿到部分原创再到纯粹原创,是中国动画成长的必由之路。 “通过‘临摹’可以学到技巧和经验,但故事的选题方向、审美体系、传达的精神内核都错位了。”

对于这一点,田晓鹏也有切身的痛:“我在拍摄《西游记大圣归来》的时候,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我们自己的东方表演是什么?” 多年后,主创慢慢地说,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脉络,“创作的故事、艺术、表演方式都是东方的,国风自然就流淌在国产动画的血液里。”

在世界瞩目下,探索国风道路、成为中国学派、承载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基因的动画作品再次受到关注。 其背后是独特的中国视觉艺术、日臻完善的动画制作技术,以及像年轻的李白、高适那样雄心勃勃的面孔。

随着《中国电影发展十四五规划》明确指出支持彰显中华民族精神和东方审美风格的动画电影,中国作协“揭榜牵头”助力中国原创动画创作。 一系列举措激发了越来越多人们的创造活力。 刚刚结束的中国动漫周吸引了71家社会机构和行业企业参与,展示了500多个IP项目,现场达成合作意向项目83个; 6月举办的第十九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吸引了来自67个国家567家中外企事业单位、2305家来自地区及周边地区的展商、客商和专业人士参展,意向签约金额达14.85亿元,发挥了对促进动漫国际交流、推动国产优秀动漫走向世界具有积极作用。

翻开动画浩瀚的“篇章”,人们深深见证了中国动画的探索与进步、趋势与雄心。

如今的动漫不再仅仅是文艺风格,还包括综合性的潮流动作人偶、电子竞技游戏、数字娱乐、沉浸式体验主题公园及周边产品,这给了创作者更广阔的空间。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动漫产业总产值超过2200亿元,动漫已成为主流内容类别之一。 动漫+旅游、动漫+演艺、动漫+设计、动漫+游戏、动漫+亲子教育等互通互通,进一步激发动漫艺术的产业潜力。

“中华文化的生命力不仅依赖于作品本身的弘扬和传承,更来自于IP的运作。” 苏达介绍,上海美盈工厂近年来不断加强版权、商标管理,重点关注服装、食品、玩具等40个大行业。 我们已注册该类别商标1500多个,构建知识产权转型新生态。

展望未来,马力认为,新技术、新应用和全产业链运营的双向赋能将成为中国动漫跨越式发展的重要途径。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动漫产业必须努力锚定和提升高质量原创性、产业竞争力、国际影响力三大目标,在推动中国动漫高质量发展中展现出新面貌”为增强中华民族文化自信提供有力助力。”

“做有理想、有品质的中国动画,做能团结人心的中国动画,做能世代相传的中国动画。” 马丽的呼吁也是众多动画人的心声。 用优质创作延伸历史文脉,书写时代辉煌,大鹏高举,划过华夏大地的天空,它所承载的风足以搅动、延续。

——“只要诗书在,长安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