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圆诗

 

 

郑板桥在山东潍县做县官,学问深,得民心,就是不会吹牛拍马,冒犯的人多,官做不下去了,铺盖一卷就回了扬州。好在郑板桥不在乎当官,名气也不小,专门在家吟诗画画,倒也自在。
当时,扬州乡下离城十几里路,有个老秀才在教馆里当先生。几十年下来,年纪大了,六十开外了,店主意思要回这个先生。老先生急了,回去后,饭碗就砸了,这一家老少怎么活?高低要想个措施,叫店主回不掉。
这天吃中饭,老秀才突然说:店主,不瞒你说,郑板桥仍是我的学生哪!
店主一听,基本不相信。你在这儿教了几十年的书,要郑板桥真是你的学生,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讲过?店主促得很,嘴上应着:好哪好哪,久仰郑板桥大名,他既是你的学生,我就办一桌特席,你把他请来……言下之意,请不来,你也不要来了。
老秀才慌了,本觉得提了郑板桥的大名,店主就会让他教书教下去。没想到来这一手,怎么办哩?只好连夜进城,找到郑板桥府上,敲开门,往郑板桥眼前扑通一跪。
郑板桥立即把他扶起来:你老先生这么大年龄,有话直说,怎么好下跪?
老先生讲:我是来请罪的,店主嫌我老了,我要用饭,就说你是我的学生,罪过了。
郑板桥一听,连连讲:无妨,无妨,我从此就称你老师得了。
老秀才仍是摇头,把店主宴请的事说了。郑板桥向来同情穷秀才,那时定好日子,一口应承下来。老秀才放心了,急匆忙赶回学馆。
第二天,店主一早就问:你的学生郑板桥能不能来?不能来早点说。他心里话,郑板桥是出了名的大才子,谅你这个又穷又酸的老秀才请不动他。
没想到老秀才爽快得很,一口说:三天之后,郑板桥准定来。
三天后,店主在街上找了位有名的厨师,办了筵席,又请来一班文人雅士奉陪。果真,郑板桥准时来了。请坐、献茶、摆席。首席哪,大家都推郑板桥。郑板桥连连摇手说:啊呀,老汉子在此,学生迟迟不来造访,已是罪过,怎么敢上坐哩?
众人一听,一齐请老秀才上座。这个老秀才心里欢畅死了,郑板桥先生真肯资助人啊!
哈哈,喝酒哦。乖乖,老秀才兴奋,大家敬他酒,他全咕噜噜灌进了肚子里。敬酒从不回,多喝了几杯,醉啊迷的了,眼睛半睁半闭,舌头都直了,还喜欢说话:板桥啊,记得我当年教你作诗——‘柳絮飞来一片红’啊……老秀才一下说漏了嘴。
在座的不是举人就是秀才,这柳絮是白的,怎么会一片红哩?郑板桥一听,眉头都没皱,说:‘良好良好,老师,我记得清明显楚,此刻念给大家听听:
廿四桥(扬州郊野的桥)头恋思风,
美人斜倚画楼中,
落日反照桃花坞,
柳絮飞来一片红。
众人听了连连称绝,郑板桥也不再多留,拱手告别了。
老秀才酒醒后,方知自己说滑了嘴,多亏郑板桥奇才,把诗圆了起来。店主只当郑板桥真是老秀才的学生。从此对老秀才捧场得逸逸选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