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帝国如何教西罗马崩溃了

抛开历史的尘埃,我们来看看曾经的超级民族——匈奴帝国。当东汉王朝多次战胜他们,蒙古高原鲜卑族压迫他们,匈奴不得不向西迁移。接下来的300年里,匈奴的去向似乎成为了历史中的谜团。而直到公元4世纪,他们再次出现在欧洲里海北岸的顿河草原上,展开了持久的游牧生活。
然而,待到公元375年,匈奴人开始大举扩张,向西攻灭了多瑙河沿岸的阿兰人和东哥特人国家,向南攻占了亚美尼亚,一直扩张到波斯和叙利亚。匈奴人以其凶残和破坏为名,其所到之处往往只留下一片废墟和白骨。最后,匈奴人占领了匈牙利草原,进一步扩张了他们的版图。
历史总以不同的形式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和悲剧,现在我们也可以更深入地了解这个超级民族的历史哦。历史总是那么神奇,匈奴帝国的辉煌到了公元433年,阿提拉成为匈奴大单于,统一了各部族,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中央集权帝国,从伏尔加河东到莱茵河西,从多瑙河南到广袤的土地上。在为期20年的治下,匈奴帝国的首都布达城成为了欧洲的中心,各国使臣都来朝拜,争相进贡,以示归附。匈奴帝国的雄风已经到达了顶峰。
而在公元5世纪时,罗马帝国已日薄西山。它与各蛮族政权的斗争中逐渐软弱无力,只能接受它们的独立地位。但时局变幻莫测,罗马帝国也涌现了一位伟大的人物——阿契斯。这位高卢名门望族的年轻人,其父亲高登裘斯是西罗马军队的骑兵统帅和伯爵,在哥特和匈奴人处长大,那时他结交了不少匈奴贵族。借此机会,阿契斯练就了敏锐的观察力和高超的战斗力。时逢匈奴帝国鼎盛时期,阿契斯深受其中的历史意义和文化魅力所吸引,在这一过程中结交了许多匈奴的朋友,包括匈奴克星和匈奴王在内,建立了深厚的关系。公元5世纪,阿契斯跻身罗马政坛,并迅速成为西罗马帝国的高卢总督。他勇猛善战,在高卢地区与西哥特人、法兰克人和阿兰人等蛮族交战,所向披靡,声名显赫。
在他的发展过程中,阿契斯与匈奴帝国的阿提拉一直保持着莫逆之交。从小相识的两人,感情非常深厚。阿契斯还为阿提拉提供了一位博学多才的私人秘书,帮助阿提拉打理外交事务;他甚至将自己的儿子送到阿提拉身边学习骑射。阿契斯希望和匈奴帝国和平相处,他明白西罗马对付境内的日耳曼蛮族已经很费力了,与匈奴交恶只会让局势更加恶劣。他的青少年时期做人质的经历加深了他对匈奴的了解,他不仅熟悉匈奴人的战法,而且清楚匈奴人的软肋在哪里。
阿契斯的努力为西罗马帝国赢得了20多年的和平。虽然期间阿提拉多次进攻东罗马帝国,但和西罗马帝国却相安无事。但是,当两位好友为了利益之争拔刀相向时,阿契斯的丰富经历成为名副其实的匈奴克星。
阿提拉向西罗马要女人和土地,这是导致阿契斯和阿提拉关系破裂的导火索。阿契斯不答应,阿提拉发动了战争。对于阿提拉,阿契斯是敌人;但在阿契斯的心里,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和阿提拉曾经的情谊。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阿契斯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维护自己的利益。公元449年,野心勃勃的阿提拉早已对高卢和意大利的繁华富庶垂涎三尺。当时,西罗马帝国皇帝的妹妹奥诺莉亚与侍卫长私通被发现,皇帝瓦伦提尼安将她送进一个修道院进行软禁。性格风流的奥诺莉亚暗中写信向阿提拉求救,并表达了愿意为他献身的意愿。阿提拉立刻向西罗马皇帝索要奥诺莉亚,并且要求西罗马帝国拿一半的国土作为嫁妆。这样羞辱性的要求遭到了西罗马皇帝的拒绝。于是,阿提拉以此为借口发动了一场破坏性的对西罗马帝国的战争。
公元450年,阿提拉集结匈奴军和被征服的民族仆从军50万人向西罗马帝国的高卢地区发动进攻。高卢名城一个接一个地沦陷,阿提拉的大军向名城奥尔良直逼。他的军队对高卢北部进行了蹂躏,震惊了整个西罗马帝国境内的所有蛮族,大家都非常清楚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对抗匈奴的。此时,阿契斯抓住了这个同仇敌忾的良机,开始奔波四处,最终成功地联合各蛮族,建立起一个共同抗击匈奴的统一战线。高卢和西班牙的蛮族共同加入了这场战争,阿契斯成为了这场战争中的关键人物。地的日耳曼蛮族,甚至不列颠的克尔特部落也派兵前来支援,西哥特王特奥多里克更是亲自率领士兵前来助战。20年前,阿契斯和阿提拉是好朋友,但如今,他们却在战场上变成了敌人。 当阿提拉屯兵在奥尔良城下的时候,阿契斯的西罗马联军越来越强大,已经集结了50余万人,并正式向匈奴人宣战。两位昔日的朋友终于在战场上兵刃相见。 最终,这场殊死搏斗造成了16万人的伤亡,但匈奴王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 阿提拉听到西罗马联军接近奥尔良后,立刻撤围北返,并且命令处于高卢各地劫掠的匈奴部队向香槟平原集结。阿契斯率领大军尾随而来,两军最终在马恩河畔的沙隆附近相遇,摆好了决战的阵势。西罗马联军方面,阿契斯亲率西罗马军团组成了左翼,西哥特军队组成了右翼,而中央则是阿兰人和其他蛮族。阿契斯部署如此冒险,因为他把西罗马联军最薄弱的部分放在中间,易于被匈奴军队从中央突破,将西罗马阵线完全瓦解。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出乎意料的中央突破也可能带来战争最终的胜利。在战场上,阿契斯决定走出一步险棋,面对他的老朋友阿提拉。阿提拉也针锋相对,亲率匈奴精骑位于中央,东哥特人则放在了左翼,而其他蛮族军队则组成了右翼。这是一次超过100万人投入的决战,两军在公元451年9月20日在沙隆展开激烈的战斗。 匈奴联军率先发动进攻,遮天蔽日的箭雨掩护下,匈奴精骑如同风驰电掣般冲向西罗马联军的中央。中央由蛮族组成的战线无力抵挡,被匈奴骑兵以楔形深深插入。此时,匈奴骑兵开始向左旋转,包抄西哥特军队。阿提拉洞若观火,知道西罗马军团无法抵御住匈奴人最猛烈的攻击。但西哥特人士兵勇猛,是他们的强大使胜利与失败之间划下了模糊的界限。于是,阿提拉组织匈奴联军的两翼一起向前压迫,会战到此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场凶险的混战,西罗马联军面临着极度危险的局面。 战斗虽然只持续了5个小时,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最终,有16万人在这场决战中倒下。出英雄,年过六旬的西哥特国王特奥多里克亲自率领着铁甲骑士进行反击,但很快就中箭落马,被西哥特铁骑践踏致死。失去领袖的西哥特人一度陷入慌乱,但在王子托里斯蒙的率领下很快恢复了秩序。西哥特骑兵勇猛的反击彻底压制了匈奴人的战意,而慌不择路的匈奴骑兵则冲到了左翼的西罗马军队盾牌墙前,成为标枪与箭雨的靶子。与此同时,匈奴左翼的东哥特人也无法抵挡住西哥特铁骑的猛烈冲击,率先溃退。于是,沙隆的决战在此时定下胜负。 阿提拉率领着剩余的匈奴人撤回马恩河畔的营地,他们利用匈奴人的大篷车相互连接形成了坚不可摧的营垒,弓箭手们密布其间,组成了一道有力的防线。阿提拉还用木制马鞍搭建了一座小山,将他所有的金银珠宝和妃嫔安置于其上,他自己坐在其中央,准备一旦西罗马军队攻破他的营垒,就引火自焚而死。 正当情况千钧一发之际,阿契斯敢于重整旗鼓,放过了阿提拉,使得战场形势得以扭转。经过长时间的摩擦和拼杀,西哥特骑兵终于杀退了匈奴人。而阿提拉逃脱此劫,继续成为了历史上著名的匈奴帝王。上层铺满了黄金,中间层放置着阿提拉的尸体和一些珍贵的珠宝玉石,而最底下则是阿提拉的马车,上面放置着他的最爱的战马。 出领袖的眼光深远,他明白西罗马帝国的最大威胁并不是匈奴,而是来自高卢蛮族。他认为保留匈奴作为一种外患,是能够引起西哥特人等蛮族的忌惮的,这样便不得不与西罗马帝国继续合作。假如阿提拉死了,匈奴帝国就必然走向灭亡,那么高卢蛮族必定会掉转矛头,攻打西罗马帝国。 而在沙隆之战中侥幸逃生的阿提拉,只能活了两年。在这两年里,他曾率领军队进攻东罗马帝国,企图扭转匈奴帝国的颓势。可公元453年,阿提拉迎娶了来自日耳曼族的新娘伊尔迪科,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他的尸体被发现在新房中,鲜血淋漓,而他的新娘则瑟瑟发抖。有人推测他死于心脏血管疾病,而也有人怀疑是伊尔迪科谋杀了他。在阿提拉的葬礼上,匈奴人割断自己的头发、刺破自己的脸颊,用鲜血悼念他们的国王。阿提拉棺材的上层铺满了黄金,中间层放置着他的尸体和珍贵的珠宝和玉石,最底下则是他的马车,放置着他最爱的战马。为了象征他辉煌的功绩,阿提拉的坟墓由外层铁制、第二层银制、最内层金制而成。匈奴人拦住河流的水,将阿提拉的遗体葬在干枯的河床下,然后放开水闸。所有参与修建的奴隶都被处决,以防止盗墓者的挖掘。至今,他的坟墓仍未被找到。 阿提拉逝世后,他的儿子们开始争夺大单于之位,内战在匈奴帝国中蔓延。公元454年,东哥特族和吉皮底人组成了联军,在匈牙利打败了匈奴人,从此,匈奴人逐渐撤退回南俄罗斯的草原。然而,461年,阿提拉的一个儿子因意图重建匈奴帝国而发动对多瑙河流域东哥特人的战争,却最终失败的彻底。468年,他又犯错误,发动了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成果自己战死沙场,从此匈奴人就彻底消失了,遗落在历史的角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