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媳妇惩

 

 

从前,河北沧州有个张家庄,庄里有个张员外,这人没另外本领,只靠着祖辈留下的家财吃喝嫖赌,十几年下来,家里的银子和田产其实已经让他折腾得差不多了,只剩下28间大瓦房还撑着张家在村里的派头。
这天,张员外在外面混了一天,快傍黑时才慢慢朝家走,快到张家庄时,他忽然看到乡间小路上走过来一位年青女子,长得楚楚感人。这女子张员外熟悉,是庄子里豆腐胡三的新媳妇云霞。说起胡三,本来是个念书人,可十多年书读下来,连个秀才也没考中,只好放下课本,老诚实实在家里做起了豆腐。
张员外一看云霞婀娜多姿的身段,心里就升起一股邪念,他看看四周无人,就上前笑嘻嘻地说:哟,这不是胡家弟妹吗?这么美丽的妹子,来了我们张家庄,弄得庄上的大姑娘小媳妇就都不敢抬头了……云霞听出了张员外话里的轻薄,不吱声,一侧身想从张员外身边走过去,张员外却顺势把云霞揽在怀里,嬉皮笑脸地说:妹子,今后和我好吧,我家有房、有地、有银子,比卖豆腐的胡三强多了!云霞奋力摆脱出来,朝庄子跑去,张员外还不死心,又在云霞的上狠狠地摸了一把。
张员外回到家时另有点担忧,但一连几天过去,胡家没一点动静,就想,那小媳妇肯定没把这事告诉胡三,这里的女性重名节,特别是刚嫁人的媳妇,有的受了欺凌,宁可上吊也不愿说出被辱的,怕给娘家和婆家人丢脸。再说凭他胡三那诚实样,也弄不出什么花样。渐渐地,张员外就把这码事忘了。
又过了一个来月,这天深夜,张员外被一阵喧华声惊醒,就披衣来到前厅,家人押着一个贼进来,说:老爷,这个贼在偷咱家房上的瓦片!
张员外瞅眼一看,这个贼三十来岁,像个庄户人,就问: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房上的瓦片能值几个钱?你怎么连这个都偷?可无论张员外怎么问,这个贼就是一言不发,最后给逼急了,还很凶地说:你又不是官府老爷,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嘿,这贼比员外还横!张员外气不打一处来:那好,我就让官府老爷来问你。看是你嘴硬仍是官府的夹棍硬!说完他就吩咐家人:看好他,明天一大早送县衙!
第二天,张员外带着几个家人把这个贼押到衙门,县老爷看了张员外的状子,也以为挺希奇,问这个贼:你姓什名谁?快把你的所作所为从实招来,省得皮肉吃苦!
贼这回乖了,答道:小人姓李,叫李贵,住在李家庄,正盖屋子,买不起瓦,就到张员外家偷了几片。
李贵一说完,县官就哈哈大笑:李贵呀李贵,你连编瞎话都不会。张家庄在城北,李家庄在城南,相距四十里地,你跑这么远就为了偷几片别人房上的瓦片?我看不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说实话的!说完,他吩咐衙役:给我打!
两班衙役上来对着李贵就是一通棍棒,早先李贵还咬紧牙关挺着,十几下后他再也挺不住,大叫着讨饶:大老爷,别打了,我招,我全招!
县官一拍惊堂木:如实招来!
李贵只好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我有一远房亲戚,早年是邯郸府的军差,专管库银。有一次,知府外出办事,工头的也请假回家,我亲戚买来酒肉,在酒里下了药,把和他一起当值的另两个军差麻翻,然后偷了府衙的100根金条,跑了出来……
县官一听,点头称是:早年间是有这一档子事,那时闹得沸沸扬扬,可至今仍未破案。你说,接着说!
李贵说:我家那位亲戚带着金条逃到一家砖窑干起了苦役,他把金条偷偷烧进100片瓦片中,又把这些瓦藏在最里面的角落,时时看护。可有一天他外出办事,回来时窑场里却一片青瓦也没了,全被张家庄的一个大户买走了。这个大户就是这位张员外的父亲。我家那位亲戚多次到张家庄,可要在28间房屋的屋顶上找100片瓦,谈何轻易!直到他归天,也没拿回一根金条。我这位亲戚没有后人,直光临终才把这个机密告诉我,最近我婆娘得了重病,为给她治病我已经欠债累累,没措施,这才打起张家房屋瓦片的主意。结果,一片有金条的瓦片也没找到,就让张家的人给捉了……老爷,我说的句句是实,您饶了我吧……
李贵的话让在场的吃一惊,张员外说:老爷,这个人疯疯癫癫的,再说他也没偷到东西,我看就把他放了吧……说完,也不等县官回话,领着家人脱离了县衙。
张员外回到家,把家里所有人全部召集起来,说:你们全都给我上房,把屋顶的瓦片给我搬下来。记着,谁也不准敲碎了瓦片!
于是,全家人一齐动手,将28间屋子上的瓦片全部揭了下来,张员外提着把锤子,瓦片一到他跟前,即是一锤子砸下去。他一直砸了两个时辰,却没有在瓦片里找到一根金条。
就在这时,县官带着一帮衙役赶来了,看到张员外家28间房上的瓦片变成了满场的破烂,就问张员外:你找到的金条呢?那是国库里的东西,可不能私吞了。
张员外哭丧着脸,说:大老爷,我们都被那个骗了,我把28间屋子的青瓦全砸了,没找到一根金条。
县官冷笑一声,说:你说没有就没有?你为啥不等本官结案就急匆忙赶回来?为啥要抢着砸碎你家房上所有的瓦片?你不将那些金条交出来,本官就治你私吞国库的大罪!
县官说完,接着又大喝一声:把姓张的带回县衙,严加拷问!
再说那个李贵,他从县衙回到家中,把事情前前后后都跟守候在他家的胡三说了,结尾还拍拍胡三的肩膀,说:妹夫,想不到你一个做豆腐的,还真有些鬼点子,咱们贫民斗恶人,只能用贫民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