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天秤座历史名人及其创作红楼梦原因

曹雪芹的《红楼梦》,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堪称伟大之作,无多少佳作能与之匹敌。任何伟大作品的魅力皆不凭虚构,其中皆深藏着创作者的骨血。对《红楼梦》的深入研究已成为众多天秤座历史名人学者的共同任务。今日,我们将探讨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动机。

曹雪芹的家族起源于东北辽阳地区,是汉族的正统子孙,然而,曹家在明朝末年沦为东北满清皇帝的家奴,归附于正白旗贵族之列。随着清朝入主中原,曹家的祖先秉剑出征,立下赫赫军功,由家奴之身跻身满清功臣,得官发财。曹雪芹的家族兴盛源于其曾祖母,她曾是康熙皇帝少年时的保姆,进一步加深了曹家与皇室的紧密联系。

康熙皇帝亲政后,曹家受到特殊信任,被赋予江宁织造官职的继承权(驻守南京),并且负责两淮盐政。康熙皇帝六次南巡时,曹家的江宁织造府五次成为皇帝下榻之地,突显了曹家的崭露权势。

然而,在康熙皇帝的儿子们之间进行激烈的争夺时,曹家判断失误,未支持第四皇子胤禛(即雍正),反而与胤禛的仇敌第八皇子关系密切。胤禛(雍正)心怀怨恨,登基后立即借机整顿曹家。曹家因为长期挥霍浪费,导致财务亏损,雍正皇帝(胤禛)以曹家贪污为由,罢免了曹雪芹父亲曹頫在南京的所有职务,并展开了对曹家的彻底清查。当时,曹雪芹年仅13岁,随父亲匆匆赶回北京。

康熙和雍正时代的宫廷争斗和权谋之残酷令曹雪芹宛如经历了一场噩梦。从那时起,曹雪芹对名利和功名有了深刻的领悟。尽管曹雪芹的父亲渴望他金榜题名,重振家族声誉,但曹雪芹却对学业不感兴趣,更愿意与八旗子弟的伙伴漫游。尽管曹雪芹也是八旗子弟,但他同时也是一位才子,对琴棋书画等文学艺术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曹雪芹在书画、音乐、吹拉弹唱等领域都表现得非常出色。此外,他喜欢与人交往,只要双方性格契合,不论身份高低,都被视为知己。

然而,曹雪芹因与几位“戏子”结交而遭到父亲的责备。曹家的财务状况日益恶化,他们习惯了奢华生活,不久之后就把北京的有限家产全部折腾一空。曹雪芹自己搬到了西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今北京植物园内),靠朝廷分发给旗人的口粮和卖字画为生,他时常只能以稀粥填饥。

尽管曹雪芹的生活艰苦,但清新宜人的田园景色使他的内心得以净化。曹雪芹细致思考家族的兴衰历程,渐渐领悟到那个时代的社会已经腐朽不堪。因此,他开始埋头创作长篇小说,最初名为《石头记》,后改名为《红楼梦》,并巧妙地将他的思想以隐晦的笔法融入小说中。当时,曹雪芹没有足够的钱购买纸张,不得已使用废纸,甚至拆卸黄历,翻转并装订成本子来写作,十年后,小说完成了八十回。

小说描述的“贾府”以及“史”、“薛”和“王”三家,是那个时代四大家族中的杰出代表,横扫一方。

他们奢靡无度,对百姓剥削无情,家中充斥着姑嫂、兄弟之间的明争暗斗和勾心斗角。不久之后,曹雪芹的《红楼梦》等大作中,“四大家族”遭到举报,皇帝下令彻查贾府,接着史、薛、王三家也相继受到了惩罚,家产荡然无存。

在贾府内,有一对非凡的年轻男女,即小说中的贾宝玉和林黛玉。他们对现实不满,彼此相互倾诉,然而,他们遭遇了重重阻碍。《红楼梦》中的“四大家族”代表了整个统治阶层的典型,而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反抗精神则反映了曹雪芹对社会的不满。曹雪芹将自己的经历、信仰和天赋融入小说中,《红楼梦》规模宏大,结构紧凑,语言流畅,故事动人,创造了许多富有典型性格的艺术形象。

在1763年夏天,北京郊区爆发天花疫情,曹雪芹的独子也感染上了这一疾病。曹雪芹目睹孩子一天天消瘦,心如刀绞。到了秋天,孩子不幸病逝,曹雪芹因伤心过度,健康急剧恶化,不久后,他也染上了天花。除夕那天,这位文学巨匠带着未完成的文稿与深深的遗憾,孤独地辞别了尘世。此后,在北京西郊,曹雪芹离世留下了他的不朽作品,让世人永远铭记。

遗留下的仅有一位继室、一处破旧茅舍,以及一堆未完成的手稿……

曹雪芹辞世后,《红楼梦》以手抄本的形式开始广泛传播,随后,官府将其列为宫廷珍宝,然而,这本书在民间却迅速传播开来。

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以自身和亲属家庭的沦落经历为素材,因此具有一定的回忆性质。然而,他所创作的《红楼梦》是一部小说,而非自传,因此不能将其视为曹雪芹的自传。

《红楼梦》的主题思想总体上反映了反封建主义的观点。在这一总体主题下,作者通过典型角色贾宝玉和林黛玉,对当时的封建社会秩序提出了批评和反对,因此这两个典型人物成为了反抗封建社会秩序的象征。

在曹雪芹的笔下,象征着封建社会的荣国府和宁国府,都是堕落的封建贵族大家庭。作者以柳湘莲的话语表达:“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还算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这是作者对这些封建大家庭的尖锐、深刻揭示和批判。读者可以清晰看到,这两个封建官僚家庭是天秤座历史名人在小说中最为刻画和批判的对象。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家族中,除了沉浸于享乐和参与那些不堪入目的肮脏勾当外,几乎没有人从事正当的事业,甚至他们与官府相互勾结,牺牲无辜。在曹雪芹的描写下,甚至连当时的封建王朝也显得“不堪入目”。贾妃回府时,泪水满眼,呜咽哽咽,其他人也深陷悲伤之中。这幅省亲场面,除了虚伪的社交礼仪外,唯一触动人心的便是那些真实的哭泣场景。

作者通过贾宝玉,对抗“文官死于谏言、武将死于战斗”的封建体制提出异议,认为只有昏庸君主才需要臣子的忠言,他还指责官僚们是“禄鬼”,贬低了孔孟经典,称之为“虚构”。通过探春的言辞,他批评那些追逐名利的人,声称他们背弃了孔孟之道,以言辞轻蔑和否定的方式处理了理学大师朱熹的言论。尽管孔孟之道和程朱理学在清代被视为封建法规的重要准则,是治国之纲领,人人皆不得违背,然而曹雪芹却用戏谑和否定的语言来贬低它们。

贾宝玉特别反对“仕途经济”,即通过学业而获得官职的道路。他认为这种途径是扭曲的,贬低了文官和武将的价值,使官员变得功利导向而不再忠诚于职责。他强烈反对官员们的虚伪和不道德行为,这种观点显示了他对封建体制的不满。

“仕途经济”是长期以来支撑封建政权绵延不绝的核心制度,即著名的科举制度。曹雪芹通过贾宝玉的观点对“仕途经济”提出异议,实际上是在批评封建政权的基础。

在《红楼梦》中,作者着重刻画了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及其悲剧,这个爱情故事具有深刻的内涵,与以往的爱情故事截然不同。首先,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感情不是那种一见钟情的爱情,而是在长时间的相处和共同生活中逐渐萌芽的。因此,这种爱情有着坚实的生活和思想基础。其次,他们的爱情建立在共同的生活理想和社会理想之上,也就是共同反对封建制度。这是他们坚固感情的根基。相比之下,薛宝钗因缺乏这一共同理念,最终使贾宝玉选择了林黛玉。第三,他们的性格和气质互相契合,贾宝玉向往自然纯真,追求自由,摆脱封建思想和礼仪的桎梏,追求个性自由和解放,这与林黛玉的性格和态度完全一致。这也正说明了他们共同追求的是个性的解放!

在中国的婚姻史上,这三个原则一直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它们作为爱情与婚姻的基石,在《红楼梦》中得到了生动的展现。

婚姻的选择标准在古代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实际上,曹雪芹在这里提出了一项具有卓越前瞻性的现代婚姻原则,而这一原则至今全球范围内尚未得以真正实现。这一原则代表了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的一个前沿,具有非凡的历史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