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多发乱

 

 

朱洪武在南京登基之后,就准备封赏元勋啰。亲戚、元勋倒有数,可沾亲带故的太多,要是个个都封,真叫他狗咬刺谓——没处下口呐。这桩事搞得他心里乱糟糟的,歹(多)烦神。这天,智囊刘伯温进宫,对他说:陛下,这两天你闷闷不乐,想必是心烦多了。今日万里无云好好天,何不出去散散心呢?好唉!两上人就换了便眼,出宫去了。
南京是六朝古都,龙盘虎踞,一路的好风光。朱洪武看了,马上心里舒坦多了,就问了:智囊,哪块最热闹啊?刘伯温答:城隍庙。走,到那块去看看。两个人就逛城隍庙去了。一看,果然热闹,游玩的人歹哩。进了庙,朱洪武一眼看到大殿旁边的墙下,人特别多,都在瞧墙上的一幅画,七嘴八舌地议论。有的说画的是疯子,有的说没事找事,画这个什么意思啊?
朱洪武和刘伯温也挤到人堆里一望,墙上画了一个人,这人头上挺着一束束头发,每束头发上顶着一顶帽子,头上乱得像稻桩子一样。朱洪武看来看去,猜不出它的意思,回到宫里,接着想,想了一夜,也没有想通。
第二天一早,他就召刘伯温来问了:智囊,城隍庙里那幅画,你看到了吗?看到啦。你不以为有点怪吗?怪?不怪!不怪!怎的不怪,哪一个正凡人能戴这么多的帽子呢?陛下,这人很了不得啊,他在向您进谏呐!这不是冠(官)多发(法)乱吗?帝王一愣,不启齿了。
打这今后,朱洪武再也不给亲戚封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