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左车闯荡江湖一揽众山小一生奇遇豪言壮语风云际会留下传奇传颂千古

我是李左车,赵国名将李牧的孙子。秦末,六国并起,我辅佐赵王歇,被封为广武君。汉三年(公元前204年)十月,刘邦派韩信、张耳率新募的汉军越过太行山,向东进攻项羽的附属国赵国。我们聚集二十万汉军在太行山区的井陉口(今河北井陉东),守备有利地形,准备与韩信决战。但我认为汉军千里匮乏粮草,饥疲不堪,而井陉谷口狭窄,车马不能并行,适合守不宜攻。只要我们严守不出,就能稳操胜券。所以,我向赵国主帅陈余陈诉这个策略,并自请带领三万士兵,从间道出其后,切断汉军的粮草补给。然而陈余不赞同,仍旧坚持进攻。

韩信迅速挑选二千轻骑,半夜从小路绕到我们大营侧面,等待猛攻。第二天早晨,韩信和张耳率领先锋精锐士兵,出其不意攻击我们的后方。陈余被彻底打乱,军心涣散,最终败北。我耐心等待了数日,终于断绝了汉军的粮草补给,但与陈余的顽固派意见相左,仍未能挽回败局。最终,我们在井陉口大败亏输。

我是韩信指挥的汉军将领,率领军队力克井陉口,并在绵河东岸展开“背水阵”,诱使赵军出击。果然,赵军倾巢出动,追击我们,而我们伏兵乘虚抢占了赵军的营寨。赵军见此大乱,我们趁势前后夹击,大败赵军。我斩陈余、擒赵王,汉军联手灭掉了赵国。

当时,我为悬赏李左车一事苦恼不已,但没过多久,有人将李左车绑到我的帐前。我立刻为他解绑,并以师礼相待,向他请教攻灭齐、燕的方略。李左车认为,汉军士兵已经疲惫不堪,战斗力大减,如果硬拼齐、燕军队,胜负难料。所以,他提出建议按甲休兵,稳住赵国并派人说服齐、燕降伏。我接受了他的计策,结果燕果然不敢违抗降伏了。

后来,刘邦为了遏制我的势力,将李左车调到太子刘盈身边,让他成为太子的辅佐。李左车便在荥阳城外的山上为刘盈提供兵马操练,并以广武山的名字为这座山命名。韩信被杀后,李左车便辞去官职隐居,扶危济困,广施恩德。在民间,李左车很有声望,被尊为雹神。在《聊斋志异·雹神》中,还记载了他怎样威慑冰雹,让它不再砸伤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