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个女鬼回家

 

 

有一天傍晚,范士成从街上回到半路,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他,是个年青姑娘的声音,他回头一瞧,只见一个美貌的姑娘站在他面前。可他从不认识她,便问:“阿妹,你是哪点人,咋个这么晚了还在这个地方?”姑娘回答说:“阿哥,可怜可怜我吧!我是个无爹无妈的苦命人,如果你还没有妻子,我愿给你做个烧火做饭的人;若阿哥有了妻子,我就做阿哥的阿妹吧!让我侍候你们一辈子。”姑娘边说边哭,说着说着跪了下来。
范士成本来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听姑娘说得那么伤心,又见姑娘给他跪下,心中实在不忍,就忙把姑娘扶起来。但就在这时,范士成感到浑身毛骨惊然,心中吃了一惊:“不好,今天日子不好,遇着鬼嘿!”原来他在扶起那个姑娘时,发觉她的手冷冰冰的,而且身子也是轻飘飘地起来,这就使他感到这姑娘不是活人。但他不露声色,同情地对她说:“阿妹,不要这样,世上人人都会遇到难处,只要你不嫌我,就跟我回去吧!”可心中却说:“你是来找死呀,遇到我范士成,还有你的好事?”一路上他一直想着对付鬼的办法。
不知不觉,他们已到了家门口。突然,那个姑娘说:“阿哥,你回去吧,我不进去咯!”
范士成问:“为哪样?”
“我害怕!”姑娘回答。
范士成说:“你怕那样呀,进去吧!”说着一把抓住泵娘的手。
姑娘说:“阿哥你放开我吧,我不进去呀!你看他们不让我进去。”
“哪个不让你进去?”
姑娘指着大门说:“就是他们呀!”
“噢!”范士成恍然大悟。原来大门上一对门画,上面门神。“原来是他们呀,不怕不怕,你进来吧!”
“不!不!我不敢进去,求求你放了我吧!以后我不敢了,你看他在那里站着不让我进去呢!你还是放开我吧!”她边哀求边挣扎,想逃出范士成的手。
范士成的阿妈听到门外的声音,赶紧从屋里出来,黑夜里她也看不清儿子在跟哪个拉拉扯扯。听声音是个姑娘,可又不是本村姑娘的声音,她心中非常高兴,以为是儿子从街上领回来的姑娘,就亲切地对二人说:“你们咋个不进屋里来呀?站在外边怪冷的,快进来吧!”
范士成见姑娘不敢进屋,只好对阿妈说:“阿妈,请你老人家把那门上的画撕下来烧了。”
阿妈说:“好端端的贴在上边,撕它整哪样?”
“阿妈,我叫撕就撕了吧!我等下告诉你老人家。”
阿妈只好听儿子的话,把门神撕去烧了。那个姑娘和范士成才进屋里来。
进屋后,那姑娘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娘俩面前:“阿妈!阿哥!我老实说了吧,我不是人,我是个鬼!本来我是受指使来害你们的,可你们对我这样好,我咋个忍心害你们呢?实情是这样:年前,你们寸子里不是有一个叫玛妮的神婆吗?那个神婆死后不久,不是又有一个别村的姑娘死在离你们村不远的山坡上吗!那个姑娘死后,尸体虽然给家人领回去了,但她的冤魂还留在那里。有天晚上,姑娘的魂让那个神婆抓去了。从此,就跟她在一起,她叫做哪样就做哪样,从来不敢反抗,稍不和她的意就受打骂。五年来,那个姑娘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那个姑娘不是别人,她就是我啊!”说完她痛哭失声。
范士成听了姑娘的叙述十分同情她,问道:“后来呢?”
姑娘说:“后来,神婆说范士成是她的仇人,要把范士成害死。但神婆自己怕范士成,就强迫我来了……但是,如果神婆知道我没有害死你们,回去她就会把我打死的。”
二人听了同声说:“那你就不要回去,看她怎么办?”
“不行啊,若她不见我回去就会找上门来的,那时就连累你们了!”说着就要走。
范士成紧紧抓住泵娘不放,说:“你不要走,她是不敢来找我的麻烦的。”
姑娘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说:“也好,不过我想,阿哥你去街上买一副门画来贴在大门上吧,这样,即使那个神婆来了也会吓跑的,但我也只能呆在屋里,因为我也害怕门神。”
那天晚上,俩想啊想,总也想不起哪些地方得罪了那个神婆,造下了隔世之仇。
突然,范士成一拍脚:“想起来了,可能是那回事了!那是五年前的一天傍晚,我从山上挑柴回来,路过自家地时,有个小猪在吃玉米,我就拾起一块小石头扔了去。本来只想惊跑它就算了,哪防把它砸死了。后来我听说那是神婆家的小猪,我特地去她家赔罪,可她说:个把小猪值多少钱,我不会怪你的。没多久她死了。”
“想不到生时是邻居,死后变仇人。真是人鬼不同世啊!”
从此,这个鬼姑娘就和范士成住在一起了,日久天长,鬼姑娘手勤脚快,对范士成也真诚体贴,加之神婆鬼也没有上门来找。慢慢地也就把自己的身份忘记了。
有一天,范士成上山砍柴去了。鬼姑娘跟范母说:“阿妈,阿哥还没有阿嫂,我本想一辈子服侍你和他,但是人鬼不同世,为了报答你们的恩情,我想让我阿妹来服侍你们一辈子。我阿妹今年十七岁,虽然她长得同我一个样,可她生来不会说话,但她是个聪明的姑娘。今天趁阿哥不在家,我要走了,你们请个媒人去说吧,我会帮助你们的,请莫嫌她是个哑巴,你们象对待我一样对待她吧!”
范母问:“你只说叫我们去提亲,可我们还不知你家在哪儿呢!”
姑娘说:“不远,阿妈,从这里往东三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子,村里有户姓李的人家,那就是我的家。好,阿妈,我要走了,受你固一拜吧!”说着跪了下去。
范母忙扶起姑娘,说:“姑娘啊,阿妈真舍不得让你走啊!”抱着姑娘哭了起来。
姑娘说:“阿妈你别难过,总有一天,你们把我阿妹讨回来了,我会来看你们的。阿哥回来我就走不了了,阿妈放我走吧!”说完,突然不见了。
后来,范家照姑娘说的,请了个媒人去一看,果真有这户人家,姑娘也长得俊俏,可惜不会讲话。她的阿爹阿妈说:“我们的姑娘虽然聪明漂亮,可是生下来就不会讲话,我们不知请了多少个医生来看都说治不好,为此,我们夫妇不知为她流了多少眼泪。你们来说亲是看得起我们,我们很高兴,只是怕你们将来会后悔,她到了你们家,会给你们增加负担的。若不是这样,我们就无话可说了。”
姑娘坐在阿爹身旁望着他讲话,望着望着,突然她开口说道:“阿爹,让我嫁给犯士成阿哥吧!我不会加重你们的负担,我会象阿姐那样服侍阿哥和阿妈的。阿爹,让我去吧!”姑娘的爹妈听姑娘突然会讲话,都大吃一惊,不知咋个整才好,特别听到姑娘提到她那死去五年的姐姐,更加惊奇,他们望着范士成和媒人,想问又不好开口。
范士成明自了他们的意思,就把事情的来陇去脉讲了一遍。
姑娘的爹妈听了,心中非常高兴,就立刻答应了这门亲事。
在范士成和李梅成亲那天,突然门外刮起了一股旋风,全家人听见有人喊道:“阿妈,阿哥,阿妹,我的愿望实现了,祝阿妈长寿!祝你们幸福!”
果然,范母活到九十九岁才无病无灾卧床去逝。范士成夫妇子孙满堂,也都长寿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