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澳大利亚土著的世界历史之旅

在世界历史分为4个阶段的脉络下,深入探索澳大利亚土著人的独特历史。与澳大利亚的近代史不同,澳大利亚土著人的历史是从500多个游牧部落中诞生的,其中多达七十五万人。他们的文化不仅是全球历史最为悠久的之一,同时也是一种绵延至今的充满活力的文化。对于土著人来说,艺术是生活的灵魂,与宗教相辅相成,将过去与现在、人类与超自然世界联系在一起。而艺术作品也反映了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土地之间的联系。

 

在世界历史分为4个阶段的大背景下,驰骋于曾经的琼楼玉宇——从亚洲来的澳大利亚土著人。据考古和学者猜测,距今四万年前,当时海平面远比现在低,土著人便穿过窄窄的海峡进入洲际迁徙的曙光。而当时的澳大利亚主宰者其实是一些巨大的袋鼠和鸟类!然而,在数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世界在变,气候变化、地形变化,澳大利亚的森林与湖泊被干涸与消逝,曾经的水草丰茂之地变成了孤岛上的沙漠。面对环境的巨大变化,土著人学会了迁徙,学会了适应,制作了各种实用工具。其中最具特色的当属回标——一种已经通悉其技巧的自飞飞行器。尽管如此,他们最喜爱的工具依然是一根几乎简陋无比的木棒,用来挖掘地下寻找食物。澳大利亚历史被分为4个阶段,其中最不可忽略的阶段便是欧洲人向其移民的时代。1768年,英国的库克船长率船在南太平洋探险,偶然发现了澳大利亚东部,并于1770年占领东岸一带。不久之后,美国宣告独立,迫使英国开始在澳大利亚流放罪犯。1787年,第一批流放犯人和船员共计965人乘坐11只船前往澳大利亚,这标志着欧洲大规模移民的开端。由于土地和资源的争夺,土著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无力抗拒殖民者的侵略。据统计,至少有2万土著人在争夺土地的冲突中遇害,许多人被奴役,大部分土著人失去了肥沃的土地,被迫流离失所。更加严重的是,随着移民带来了大量的疾病,土著人的处境雪上加霜,据1933年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仅存约7万名土著人。直到20世纪,澳大利亚政府才开始意识到对土著人的侵犯,开始采取措施加以保护。在澳大利亚历史分为4个阶段的大背景下,土著民族的信仰被恭敬地纳入其中。土著民族的每一个土地和部落都有其宗教的渊源,因此,土著人之间从来没有因为土地等生活来源而发生争端。然而,他们与外来民族之间的冲突往往由于宗教、民俗等被冒犯而起,不过通常可以由部落中的长者予以调解解决。因此在参观土著文化时应当谨慎,在没有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最好不要随意拍照。土著民族相信所有的土地和自然都早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已存在,对于土地的崇敬是其信仰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经过多年的努力和斗争之后,澳大利亚政府逐渐意识到了土著人的权利,推出了一系列有利于土著人的政策,并刻意尊重、保护其信仰和文化。如今,土著人在澳大利亚社会中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同和尊重。在澳大利亚历史分为4个阶段的大背景下,土著民族所信奉的神氏祖先是在梦幻时期创造的。这些祖先一直存在于自然界中,影响着自然的万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图腾,这些图腾通常由一些动物如小袋鼠、鸟、鱼等来代表。各个部落都有自己的故事,涵盖宗教、习俗以及土地的起源等内容,告知如何获取生活资源,寻找生活伴侣等。这些故事是各个部落的生活教科书,也是土著民族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土著民族对神氏祖先的圣地充满热爱和敬畏,每个人都会自觉地维护它们。ULURU位于澳大利亚中部,高460米,以全天色彩变幻而著名。这块当地土著民族的圣地在1985年被归还给了它的拥有者ANANGU土著民族,并得到了妥善的保护。因此,在参观土著文化时,我们应当尊重和珍惜土著民族对神圣事物的崇敬和保护。在澳大利亚历史分为4个阶段的大背景下,ULURU被视为ANANGU土著民族的神圣之地,其故事起源于神氏祖先两个男孩在雨后玩泥,他们堆积的泥块变成了现在的巨石。其中,弟弟不顾哥哥的渴和生命,保守了一大秘密,导致最终两人都变成了孤独的石头,矗立在PLATEAU附近ATITA顶上。这个传说流传了很久,人们已经将其作为重要的文化遗产珍而重之。

澳大利亚土著民族的语言非常丰富多样,但大多面临被遗忘的危险。在欧洲人到来之前,约有250种土著方言,但现在仅存约100余种,只有20种在真正使用。大多数土著民族已经将英语作为主要或次要语言。许多土著语言只有老一辈人还掌握得了,因此土著语言正面临被断代遗忘的危险。

土著音乐是土著民族文化中最为精华的部分,贯穿于日常生活和各种庆典活动之中。土著民族的音乐通过口头传承,作为口头历史和文化遗产,它的重要性不容小觑。在体验土著文化的过程中,我们应该更加珍视、尊重和保存这些传统文化的珍贵财富。在世界历史分为4个阶段的背景下,土著文化是澳大利亚自然与人文相融合的产物,而土著音乐更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既包含神圣和秘密的庆典活动,也有非神圣的娱乐音乐。

土著音乐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是神圣色彩的,用于特定的庆典活动,主题通常与历史和神话有关,而且只能由一些男人知道。二是半神圣的,由男人唱歌,女人跳舞,在特定的场合表演。三是非神圣的娱乐音乐,广为流传。

此外,在土著文化中,音乐不仅是庆典活动的一部分,几乎融入到日常生活中,土著孩子们从小就学习唱歌和跳舞,以此作为日常生活中必须的功课。而这些土著音乐的背后,常常蕴含着浓郁的文化和宗教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