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民族为何无姓氏

  中国汉族人以姓氏作为姓名的一部分,而藏族是不使用姓氏的。藏族人通常使用四个字做为一个名字,如扎西多吉、次仁旺堆等。这一传统的来源可追溯到母系社会时期,人们的名字是与母亲的名字有关的。他们会从母亲姓名中选取一个字作为自己名字的一部分。例如,母亲名为“朗·莫莫”,儿子的名字会为“莫赤”;母亲名为“索·汤汤”,儿子的名字为“索赤”,以此类推。这种传统没有姓氏之分。

在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创立了吐蕃王朝,并将封地和封号授予功臣。自此以后,人们将地名放在自己名字的前面,以展示自己的地位和身份。

在藏文中,创始人吞弥·桑布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在七世纪之后,随着佛教的兴盛,一切东西都带上了佛教的色彩,包括人们使用的名字。对于那些出家修行成为僧人的人来说,无论他们多大年纪,都需要重新接受寺庙中的高级僧人剃度并取得一个法号。此时,俗名即会被取消。对于那些升任高级僧职的僧人,他们的名字也需要加上相应的职称或封号,例如:“堪布·伦珠涛凯”,其中“堪布”是一种特殊的僧职,名字前面通常会加上寺庙或家族的名字。

普通平民的名字一般只有一个名字,没有姓氏。例如:“多吉次旦”、“索朗旺堆”、“更堆群佩”等等。为了方便称呼,人们会把名字全称中的前两个字作为简称。例如:“更堆群佩”简称为“更群”,而有些人则会用名字中的前两个字或者后两个字来进行简称,例如“多吉次旦”简称为“多吉”。但是,没有人会使用第二个字和第四个字来进行简称。也有些人的名字只有两个字,例如“单增”、“尼玛”、“次仁”、“达瓦”等等。

在藏文文化中,平民起名字都有自己独特的意义,它们承载着人们特定的思想感情,非常丰富多彩。

有一种取名方式就是使用自然界中的物体作为名字,例如:“达娃”(月亮)、“尼玛”(太阳)等等。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使用小孩出生的日子作为名字,例如:“朗嘎”(三十日)。

还有一种方式是使用小孩出生的星期作为名字,例如:“尼玛”(星期日),这里的“日”也可解释为“太阳”,“达娃”(星期一),这里的“月亮”或“月份”也是其它的解释。

很多父母在给孩子起名字时,会寄托自己的情感和愿望。例如,如果父母觉得家里孩子太多,想停止生育,那么他们可能会给孩子起名“仓木决”,这代表着终止生育的含义。又例如,“穷达”意为最小的,代表着不再要生小孩。如果父母希望生男孩,他们可能会给初生的女儿起名“布赤”……

在藏族的文化中,很多名字都是男女通用的,例如“达瓦”、“尼玛”、“巴桑”、“扎西”、“格桑”等等。

但是,也有一些名字是严格区分性别的,仅用于女性,例如“旺姆”、“卓玛”、“卓嘎”、“央金”、“桑姆”、“曲珍”、“拉珍”、“拉姆”、“仓(姆)觉”等等。

而对于只用于男性的名字,则有“贡布”、“帕卓”、“顿珠”、“多吉”、“晋美”、“旺堆”、“珠杰”、“罗追”、“占堆”等等。

在青海、藏族和北部地区,因为地方使用方言带来了语音方面的差异。一些原本是四个字的名字,在说话时因为太过习惯,就被缩短成了三个字。例如,“仁青措”本应该是“仁青措姆”,但是因为说话太快,就直接省略了后面的一个字。又例如,“央扎西”本来是“央金扎西”,但是因为习惯,将“金”字直接省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