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愣子赶集

 

 

学精
从前有一个老夫,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很智慧能干,只有三儿子从小娇生惯养,结果到了十七八岁还不懂人情世故,光知道在家里吃喝玩,什么也不会做,人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吃饱蹲”,即吃饱了就蹲在那边不动。一家人整日为他犯愁。
有一天,城里是个大集,老夫心想,老三这么大了,这样混下去总不是办法,得让他到外边闯荡闯荡,学儿个心眼儿,今后也好成个家。于是就对老三说:“你把咱家的这条小毛驴牵到集上上个价,看看能值几许钱,顺便把这口袋豆子卖了。”吃饱蹲一听,十分兴奋,牵了驴就要走。老夫给他换了身新衣服,千叮咛万叮嘱,然后才送他上了路。
吃饱蹲第一次出远门,见了什么都以为稀罕,特别是见了走路的姑娘媳妇,更是两眼直楞楞地看。别人一看他那样倒背着手,牵着个驴,长长的绳,松松的步,两眼呆痴,就知道缺不少心眼儿。有个人存心从身后把驴缓绳切断,来了个顺手牵驴。吃饱蹲只顾看景色,哪晓得这些?一直走到城里才知道驴没有了。
没有了驴,也没有了豆子,他就拿着半截绳在集上漫无目标地转悠,到了中午,他感到又渴又俄,可是他爹为了让他学心眼儿,存心没给他一点儿钱。怎么办?他第一次开始犯愁了。
正在这时,忽听有人喊道:“准拔牙,拔一颗牙五吊钱。”吃饱蹲心想,这下有了,我不如拔了牙换点钱,先吃了饭再说。
拔牙的是个野大夫,问吃饱蹲:“你拔几颗牙?”
“都拔了。”
“拔的多可拿的钱多!”
“我知道。”吃饱蹲说。
路过一番折腾和一阵剧痛,吃饱蹲的两排牙齿都被拔了下来。他一手捂着嘴一手伸着跟拔牙的要一钱。拔牙的野大夫一看可恼了,说:“哪有这样的混蛋,拔了牙不给我钱,反而伸手跟我要钱!”气得捆了他两个耳光。
吃饱蹲丢了驴,受了罪,又挨了打,还投吃上饭,正不知怎样是好,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身穿重孝的人,一看他这副狼狈相,就问:“老弟莫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吃饱蹲就呜哩呜嘟把路过向他说了一遍。
穿孝服的人说:“这好办,我去给你把毛驴找回来。只是我穿戴这身衣服不宜处处乱跑,咱俩得把衣服换一换。”吃饱蹲一听他能帮着找到驴子,就毫不踌躇地把自己的新衣服脱下来和那人换着穿了。那人说了声:“你在这里等着,我给你找驴去!”就匆忙匆忙地走了,吃饱蹲在那边等了半天,再也不见那人的影子。
吃饱蹲无奈,突然想起他姐姐的家就在离城不远的一个庄上,就一路问着向那边走去。好不轻易问到他姐姐的家,不等姐姐问话,他就咧着嘴哭开了,因为牙都拔掉了,所以他姐姐也听不清他究竟哭的什么,说的什么。但一看他那一身重孝,就明白了。心想不是爹死了就是娘死了。于是也顾不了另外,拉着弟弟爹一声娘一声地,哭着回婆家去了。
到了婆家的庄上,吃饱蹲的姐姐哭得更厉害了,庄上的人听到哭声,都纷纷出来观看,吃饱蹲一家也出来了。他爹一看儿子穿戴这身衣服空手而回,就知道事情糟了。忙把姐弟情拉到家里,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吃饱蹲就慢慢地把路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气得他爹差点儿昏了过去。回过神来,指点着吃饱蹲的脑门骂道:
小子傻得真出奇,
东西叫人都坑去。
满口好牙拔个净,
一身新服换孝衣。
哄你姐姐来哭丧,
好把爹娘都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