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百年超国家梦想的兴衰回顾历史变迁

你听说过 “第三国际” 吗?如果没有,那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升级版的 “第三罗马”, 就像现在的 iPhone X 是苹果手机的 “第十版”一样。它们的本质一样,只不过用起来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比如 “三国一定要拯救全球” 之类的口号。

当年苏联时期,莫斯科可谓是社会主义爱好者的 “麦当劳”,在那里,你可以轻松地找到同门,交换经验,进而改变世界。对于 “第三国际”,一般人都理解为一群社会主义者联合起来,成为 “全球救世主”。但其实我们可以把它看做是 “第三罗马” 的 “升级版”,毕竟,“升级版” 总是会有比较大的升级。

你知道第三罗马吗?对,它就是那个想要博得全球沉迷的围城买账的东西。不过它渴望而没有实现的愿望都被 “第三国际” 实现了。这个新东西也是一个神圣帝国,但它以正宗的社会主义思想为基础,以俄罗斯人的力量引领全球!在这里,你会发现两个救世主——人类的救世主和无产阶级的救世主——互为重叠,分不清是谁是谁了。

“圣灵第四国际”?这个名字倒是很有内涵啊!它就像一群胆子很大、就算听到鬼都不怕的人。当年十月革命的时候,苏维埃的机构里都充满了对 “全球” 意识的渴望,既是实际需要,也是摆脱无聊生活的发泄。当时的人们完全没想到,俄罗斯竟然会独善其身活着,并且成为了欧洲的 “火车头”!列宁甚至认为,只要触发这个既定环节,整个欧洲都会被拖进革命的漩涡。

1919年第三国际成立的时候,它的宣言上有这样一句话:“只有建立全球苏维埃共和国联邦,我们的无产者才会放下武器。”于是,每届代表大会就像一个历史场靶公演,发言人提出的是反帝反战反韩粉的主张。

喊一声 “世界大同!” 国际就会跳出来说“我就是你们找的世界总指挥!” 列宁可是很有远见的,他在十月革命后就觉得全世界都该听第三国际的口令,别的运动都必须听从它的调度,斯大林更是当场把 “你支持苏联吗?” 这道题作为分辨哪些人是会反共的人和不会反的人的标准。

于是,布哈林的提议就是 “红色干涉”,托洛茨基的想法是成立一支 “骑马军队” 跑到印度策动革命,启蒙南亚。苏联在1919年还组建过一支不属于红军的 “苏维埃多民族特别军”,而且还被俄罗斯武装力量老大瓦采季斯带领了,同心协力。季诺维也夫有点意淫,他想着再过两、三年,整个欧洲就会沦陷到苏维埃的魔爪里。

在1920年,红军竟然进入了伊朗,搭建了一个“吉朗人民共和国”,1921年还跟中国政府肝起来,为了打进蒙古找来借口,还助推了一个亲苏的政权。苏维埃政权也曾经支援过库西宁领导的芬兰政府,还替捷尔任斯基领导的波兰政府出了一份力。在西方集体崩盘的时候,苏联还在玩这些高端操作。

但苏联的策略又换了一下,它们采用了“西守东进”的方法,在东亚方向四面进攻,特别是有针对性地在中国针不戳地努力。为了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弱小国家都是自己“麾下的狗腿子”,苏联干脆开疆拓土组织了中国党,孙中山也莫名其妙地和它合伙。据说,这些操作全都是梁启超一直都能看得懂的。(参阅郭恒钰:《国际与中国(第一次国共合作)》,台北东大图书公司1989年,110页。)

可见第三国际想干什么了吧?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全球社会主义苏维埃联盟,国际就是超级民族主义者的成品,是苏联准备打世界牌的利器。普列奥布拉任斯基说:“列车头会带着我们去造世界苏维埃国”(《真理报》1918年1月29日),而第三国际则采取了“招募苏维埃代表团大会”的形式。

1920年,第三国际召开了第二次代表大会,专门探讨“国际共产苏维埃联邦”的具体事宜。列宁在发表针对这个主题文件的时候说:要通过建立联邦制度来实现苏维埃制度,让无产阶级由 “单打独斗” 变成国际互动(也就是至少要跟几个先进国家合作搞好)的状态。

如今全球无产阶级影响力日益壮大,俄共那个老大头的位置越来越不保险啦!列宁为了挺住党的名声,还制定了20条条约来规范党员的行为。特别强调说,“所有想加入国际的党,都得改名才能加入。比如可以叫:某国党(第三国际分支机构)”,所有其他的国家党加入之后,就再也不能干了自己的买卖了,必须服从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指挥,还要向其效忠宣誓。顺便组织控制一下,把他们“布尔什络化”、“利益“化一波,照顾一下国际的形象。

苏联在成立的时候,起名也是一场争论。有人说,咱们现在只能影响欧洲,其他的地区还太遥远,干脆叫“欧洲社会主义联盟”吧,简称欧联。没想到被一堆人反对了,也太明显了吧,这不等于就算以后亚洲社会主义国家有意思加入进来都不行了吗?最后,所有人都觉得叫“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比较好咯,这样凡是这种国家体制的国家都可以加入了。苏联在成立宣言中还强调了一句:这种国家体制…

1919年国际成立之前,托洛茨基在《无产阶级路线》一文中发表了一番感言,意思大概是:“以前那些教会一直说‘光从东方来’,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活跃在东方了!”接着他又说到:现在,不止是在欧洲晃荡的那些幽灵主义,而是有真切实在身体的主义在欧洲风头无两了!欧洲人已经看到了救世主,只有苏维埃联邦才能拯救欧洲!一旦德国加入这个联盟,那么苏维埃意大利和苏维埃法国也就在旁边准备加入进来了,说不定是月头一个月尾一个月的问题。(多伊彻:《武装的先知》,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494页。)就连亚洲的苏维埃国家也要跟着我们走。我们的苏维埃联盟会变得无比壮大,如果还有难度,那就把这些民族的领土掌控起来,培养维护我们苏维埃利益的势力也是极其关键的。

  1920年,列宁在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上宣布:我们要和德国苏维埃政府手挽手前进,这个日子不远了!因此,红军把波兰人赶出了乌克兰,列宁建议打波兰,这样就可以穿过波兰去帮助德国。当时的口号是:只有苏维埃华沙的红旗飘扬,我们才可以放心回家。(不知名的历史学家)

苏波战争是为了建立第一个跨越国界的世界苏维埃共和国而打出来的,因为当时的人们认为,波兰是通向欧洲、通向社会主义世界的必经之路。当红军攻占华沙后,德国已经迫在眉睫了,整个西欧同志们就可以期待解放了。俄共教育波兰支部说,如果没有自由,就没有波兰的自由,红军的战争是解放行动的正义之师。1920年,托洛茨基以他的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身份下令,“打成一片,把白色波兰变成废墟!”“勇士们,向华沙前进!”“向西进军!”(Маршна Варшаву назапад,这就是波兰的现状)他甚至拨出了10亿卢布的资金来组建红军波兰第一集团军和波兰临时委员会。(假装自己是托洛茨基)

现在,我们只需要准备好,随时跟随红军一起接收波兰政府。(不知名的历史学家)

在部队集结的时候,列宁和托洛茨基一再向部队强调:我们是来解放和拯救人民的,我们要帮助波兰工人阶级摆脱奴役,而波兰政府的进攻行为则是违背本国工人阶级意愿的。因此红军的到来就会受到波兰民众的欢迎,我们将会和自由独立的波兰工农会师,躺在白色波兰的尸体上一起打。列宁说:“要强烈谴责为了祖国而保卫的思想”,他号召波兰工人“为了无产阶级的利益而抛弃民族利益。”

和二战时的中国不同,第三国际一贯认为工人阶级应该把社会主义事业放在一切利益之上,因此不给本国政府以任何支持,更不会把民族利益高于阶级利益。但是实际情况是,苏联在口号上秉持着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却实际上维护的是大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列宁坦白承认:我们没有想到波兰这个在俄罗斯被视为“附属小国”的国家是这么难对付。他说:“为了终结战争,我们必须给那个竟然还敢于玩弄战争的最后一个邻国一个永远不能忘记的教训。”(哈哈哈,看来列宁也不是铁了心要打仗啊)

1920年2月17日,《列宁全集》第二版中有一句话:我们应该好好地教育他们一顿,让他们告诫他们的后代永远不要再玩火。(听起来就像派对后对那些喝醉了的家伙说的话)

说正事,1920年,国际执委会要求全球工人强烈谴责波兰对苏联红军的进攻。苏联这次入侵是国际无产阶级的英勇表现,是捍卫胜利果实,而波兰的自卫则相当于地主阶级的盗窃行径,是对苏联的武装干涉。这有什么道理好讲的?波兰人在1918年11月11日重获独立后,就对苏维埃的“大苏维埃”计划毫不认同,他们坚信爱国主义思想。社会党领袖毕苏斯基就说:“不管红军打什么旗号,也不管苏联政府如何高声呼唤‘全世界的工人’,只有进入波兰领土的军队才被视为入侵者,应该坚决抵抗”。波兰各阶层团结一心,共同反击图哈切夫斯基领导的第七集团军的越界入侵,最终在毕苏斯基元帅的率领下,苏联红军遭遇溃败,华沙重获新生。

总之,布尔什维克落败后,总结经验教训,说欧洲工人的保卫祖国意识有待提高,他们应该学学波兰人那样,在国家安全面前团结一致。

守势只是一个外表上的假象,它掩盖了工人阶级所有的本能和反抗资本主义的愿望。(听起来像是在谈恋爱时对自己的外表修饰进行自我安慰)

早期的布尔什维克在精神上无法承受俄罗斯孤立无援的现状,同时俄罗斯人有着建立以俄罗斯民族为中心的超级国家的本能。然而这些本能被重新包装为“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意识形态,以掩盖“苏联中心论”和“利益化”本质的本质,这没啥改变。(一切都得归咎于包装失败)

之后,像党情报局、华约组织和经互会这样的社会主义阵营就成了苏联的附庸,以苏联为核心,低质量地强行向其他兄弟国家的模式套用苏联的模式。苏联总觉得自己是“老大哥”,可以随意发号施令,将所有阵营国家都视为“主导和附庸”的关系,并以国际组织的名义向其他国家施加压力。他们扶植亲莫斯科的派别,对那些稍微表现出“自主倾向”的势力进行恶意制裁,出兵匈牙利,出兵捷克。结果,苏联只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和讽刺。

苏东剧变摆了一个大拐弯,导致了形势便僵。

第三罗马、第三国际都是拥护以俄罗斯为中心的“超级国家”概念儿的产物。但可惜的是,这个想法离成功还很遥远,主要是它总是建立在需要一个枢纽国的基础上。

在“苏联后时代”,不到十年后的1991年,苏联解体了。原本的社会主义大家庭因此支离破碎,中间出现了许多问题。这个“超级国家”思想也因此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俄罗斯清醒地发现,不该是基于那个时代的“兄弟情谊”,而应该是建立在互惠的基础上。俄罗斯不应该使用强制手段迫使小兄弟们追随自己的政策,而是要采取同等主权和建立在经济主导下的正常关系,来积极地推动成员国的更紧密一体化和发展。

剧变之后,俄罗斯的领土大大缩小,加盟共和国跑去单干。尽管有些中亚国家对“被独立”并不情愿,但一旦他们尝到“独立国家”的美妙,就不可能回头啦。

老实说,再也没有人敢去逆转联邦的力量束缚了,因为“独联体”内的“独”比“联”还多。俄罗斯虽然独自一人,但为了保护自己的势力范围,却走向了两个极端:一方面,他们依然受苏联思维模式的束缚,甚至不惜耗费经济利益,给过去的伙伴们喂“一体化的胡萝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算账,但不算经济账”的原因。

在90年代,俄罗斯向这些国家提供的能源价格是他们出口到欧洲的三分之一,每1千立方米的天然气价格只有50-60美元,用来卖给乌克兰、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和白俄罗斯,而对出口到波罗的海和北约成员国的天然气价格是85-90美元、对波兰而言则是120美元,价格比市场上的价格便宜很多。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俄罗斯为了得到相应的回报放下了自己的身段。这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依旧在享受着俄罗斯的“廉价天然气”,却开始朝着欧盟和北约投怀送抱。俄罗斯人对此感到非常愤怒,他们抱怨,“我们在经济上输了,还输不起。”

俄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说:“援助了他们,他们却在背后捅刀子”,所以俄罗斯以后不会再向这些“白眼狼国家”以不利于自己的价格提供能源了。2006年1月1日起,乌克兰将以高达160美元的天价购买天然气。

另一种极端是,还有一些人把那些已经独立的国家看做自己家族的一员。他们认为“小鸡不是鸟,乌克兰不是外国”,这种观念至今仍在市场上流传。2005年,俄罗斯提供给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是1000立方米/50美元,是以牺牲经济利益保持特殊战略伙伴关系的特价。然而,当乌克兰“染上颜色”之后,俄罗斯便用“天然气杠杆”来狠狠地惩罚基辅。这次想让乌克兰明白,一个生活在夹缝中的国家一旦染上“颜色”,就会忘记自己是老几了。别忘了传统的依赖对象!一头扎入欧洲的怀抱,就以为自己嫁给了金主,其实欧洲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啦。要知道,欧洲有40%以上的石油和天然气仍依赖于俄罗斯的供应。所以,离开了俄罗斯,它可没准儿还要受苦受难呢!

嘿嘿,俄罗斯想用自然资源作为外交筹码是行不通的。普京在2005年和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商定,要在波罗的海海底修建一条输气管道,绕过波兰和乌克兰,但这条管道在2011年建成后,乌克兰立马就丧失了许多能源过境运输的好处。于是俄罗斯明确表示:凡是按照西方原则和与亲西方政府建立关系的国家,都不再享受“兄弟式”的优惠待遇。今后,俄罗斯不再单方面制定能源价格,也不再替独联体国家的能源账单买单了。

然而,事实证明,用自然资源作为外交筹码并不能成功,运用能源武器扭转被边缘化的局面也是失败的。就想那些“有奶便是娘”的投机心理,让短视的人们觉得“一体化”只是一种“充数”的政策,帮不上什么忙。任何国家都需要其他国家的帮助和配合,这是建立长期战略联盟的前提,而且这种互惠双赢的政策才能真正起作用。不然俄罗斯只能一个人吃连毛猪了!

哇塞,独联体好像出了点状况啊!原本自愿平等的基础上,想让每个成员都能体会到联合协作的必要性,自然会加强依存度。但是按照市场原则来说,并不意味着就得放弃独联体嘛,独联体和维护自身利益以及市场原则并不矛盾嘛。

话说自从独联体建成以来,内部关系就一直不太和谐。现在独联体国家大致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向西方某些国家靠拢的古阿姆成员国,包括:乌兹别克、格鲁吉亚、阿塞拜疆、摩尔多瓦等。这些国家在一些大原则上大概能够基本协调一致吧,同时还得到波兰、捷克、波罗的海国家以及罗马尼亚等一些家伙的支持。这让俄罗斯感到有点不开心,甚至还有点担心,“古阿姆”们正在接受西方文化的洗礼,形成一个被西方同化的“颜色圈”。如果这样继续发展下去,俄罗斯的核心地带就要受到致命的威胁咯。

然后还有另一种类型,那就是亲莫斯科的忠实盟友,比如欧亚联盟里面提到的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好像就没有其他了?(一脸懵逼)反正这些国家跟俄罗斯关系还不错,总之不会玩失踪。

革的声音。

听说俄罗斯现在需要调整一下战略目标,尽量拉住那些老伙伴,不要让这些亲莫斯科的国家再心猿意马,摇来摇去的。不然俄罗斯就得裸奔在国际环境的复杂中,没了外衣的保护啊!(想象一下裸奔的俄罗斯人,好可怜哦)

其实现在的情况是,第三国际和党情报局像个大帝国一样,靠强制维持,不允许有不同看法。所以建起来是容易的,但长久肯定不行啊!苏联的解体就是陈旧性大帝国瓦解的象征。

而欧盟可不一样,它是一个全新的超国家,不再想扮演拯救者的角色。比如轮值主席和苏联老大哥的领导职位是不一样的嘛。欧盟要建立一种让各国都习惯的氛围,听取各种声音,互相之间既不是雇主与附庸的关系,也不是强国庇护弱国的关系。因为联盟内各国水平参差不齐,还要体现一些原则,所以难度格外大,说不定还会有人反对呢(表示这真的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

听说普京大佬提出了个“欧亚联盟共同体”,到底这个东西是什么鬼呢?属于哪一种类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小激动呢,反正我是非常期待这个联盟能不能成啊!(万一成了,是不是就变成了最强联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