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视频证实美洲原住民竟是华夏神秘后代

我在近期参加了中国先秦史学会鬼谷子分会成立大会,听到了有关美洲土著人是否殷商后裔的问题。虽然这种说法在学术界尚未确定,但我认为有些新的佐证是有必要的。我的想法可能会引起争议,但是我必须说出我的观点。我认为美洲土著的祖先很有可能就是殷商后裔。我是复旦大学历史地理学博士、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高凯。通过一些新的“证据”,也许在未来几年内能揭开美洲土著人的神秘面纱。我看到一些外国学者的研究,发现在北美沿太平洋沿岸发现的石锚和商周时期的沿海石锚的形状和质地很相似,同时玛雅祭坛和玉器也和中国殷商时期的玉器有着类似的文化“血缘关系”。我详细研究了这种学说成立的可能性: 首先,从人种学来看,印第安人是黄皮肤黑头发,是亚洲人种。 其次,在先秦时期,殷商灭亡后,殷商的国民被视为奴隶对待,这导致一些人有向外流亡的“动机”。 再次,诗经的《商颂》记载:“相土烈烈,海外有截。”经过郭沫若的解释,这个“相土”指的是商代第十一代王,开拓疆土到了渤海,并与海外发生了联系。这表明当时的航运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商代的一个王妃“妇好”的墓里发现了7000枚贝壳。 最后,洋流可以为殷商人跨越大洋提供必要的帮助,这使东渡成为可能。 这是一个富有争议的话题,但是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应该被轻率的排除。在我的研究中,我发现北太平洋及其周边海域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呈顺时针流动的大环流。据高凯教授解释,该洋流源自太平洋北赤道附近,然后进入吕宋岛北部和东部,最后经过舟山群岛和对马东海。在日本九州南部,这个海流有一个分支北上,形成了对马海流。它经过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再经过津轻海峡回到太平洋上。这个北上的大暖流也被称为“黑潮”。 我认为殷商人的船只沿着这股暖流一直航行,到达北纬35°~42°之间时,就进入了西风带,即便不撑帆也能很快到达北美西海岸。 高凯还提到,北太平洋环流规模巨大,宽度平均有150公里,海水流速在每小时3~10公里之间。这对于顺流航行的船舶十分有利。 这股暖流的水温在冬季可达20℃,夏季可达27℃。比流经其他流域的水温高6℃~7℃。而且,这个海流是冷暖流交汇的地方,拥有丰富的渔业资源,为远航旅程带来了食物保障。根据我的研究,商纣灭亡后,商代人已经掌握了航海技术,而且他们即将被视为奴隶。因此,他们完全可能利用北太平洋大环流的优势,前往北美洲并建立新的海外居住区。高凯教授指出:“如果殷商人东渡北美的学说成立,出土文物和人种相似等问题就可以容易解释了。” 实际上,海内外学者早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对殷商人是否到达了美洲进行了研究。 19世纪,英国翻译家梅德赫斯特就最早提出了殷人东渡美洲设想。此外,美国学者迈克尔在1968年出版的《美洲的第一个文明》中也提出,奥尔梅克文明可能来自殷商。 国学大师罗振玉和王国维也认为,殷人东渡美洲的可能性很大。另外,郭沫若也相信殷商人曾至少联系过美洲。近年来,美国俄克拉荷马中央州立大学教授许辉的《奥尔梅克文明的起源》和中国考古学家高新民的研究都支持殷商人在前哥伦布时期到达了美洲。据我所知,学者王大有等撰写的《图说美洲图腾》更进一步阐明了殷人东渡美洲论的依据。 1993年11月28日,《新民晚报》刊登了一篇名为《美洲印第安人祖籍在中国》的文章,介绍了美国教授道格拉·华莱士的研究成果。华莱士认为,现今一些印第安人的DNA与亚洲人相同。 1992年2月,王大有、宋宝中、王双在《华声报》上发表文章,提出居住在美洲的土著人是殷商后裔,他们在3000年前越过大海东渡到达了美洲。 该文章公布了考古学家在墨西哥中南部奥尔梅克文化遗址拉文塔祭祀中心地下的16尊雕像和6块玉圭(尺寸数英尺),并认为玉圭铭文的刻写方式与甲骨文相同。文章提出,一块玉圭上铭刻着殷商列祖列宗。文章还声称,居住在美洲的广大地区的印第安人、玛雅人和拉文塔人等,都是3000年前越海东渡的殷商后裔。 当然,这一观点也有质疑声音。据我所知,基于基因分析,认为美洲土著是来自中原系殷商后裔的说法是不可靠的。 有些学者认为,尽管印第安人的外貌与殷商有很大不同,但这是由于不同区域人种适应性的结果。假若印第安人真的来自中原,他们的外貌特征也会随着地区的不同而发生变化。 我了解到,不同种族的基因具有相似性和差异性。但是,目前通过基因来判断两个族群是否同源只能是推测。因为此类检测结果需要满足三方面的要求:即样本是否具有代表性、样本数量是否足够,以及样本细胞来源的哪个部分等问题。 廖世秀所长表示,基因也会随着外部环境而发生变化,例如文化、地理环境等都可能对基因产生影响。例如,在高原地区的人群中,他们的缺氧耐受性较强。总之,基因会向着对生存有利的方向发展。据我所知,美洲殷商的理论引发了考古学和人类学界的激烈争论。虽然有些学者支持殷商东渡美洲的看法, 但也有一些反对派,夏鼐、罗荣渠等著名学者就是其中之一。 罗荣渠曾通过许多证据和详细考证来反驳商朝人东渡美洲的可能性。他认为《梁书·诸夷传》中提到的扶桑国记录“存在着很多疑点”。 罗先生觉得古代美洲文明是土生土长的印第安人集体劳动的结果,不可能是外来的产物。在古代美洲文明中,确实可以找到一些与亚洲文明有相似之处,但也有许多不同,这些差异带有根本性,无论如何与旧文明中的东西都不相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 1953年,美国的考古学家在墨西哥奥尔梅克遗址发现了一些文字,但这些文字并非甲骨文。据我所知,1953年,美国的考古学家在墨西哥奥尔梅克遗址发现了16尊雕像和6块玉圭,并在玉圭上发现了文字。研究人员王大有认为这是殷商文字,并已将其翻译和解读,发现它们是殷人祖先的名字,例如蚩尤、少昊、帝喾、简狄、多妇、契、相土、王亥、上甲等。 然而,在新浪网上,一位名叫“子乔”的网友提出了质疑。他认为,根据王先生的说法,“拉文塔玉圭”上的文字“介于大汶口文化陶文、殷墟甲骨文和三代吉金文之间”。如果玉圭的主人确实是殷人,问题就很多。 首先,为什么玉圭上的文字与甲骨文的区别和相似之处都很明显呢?除了一些笔画比较简单的字,大部分无法与甲骨文直接对应,有些甚至连形状都不像。例如,有一个字解释为“【隹亥】”,即商先公“王亥”,只是因为上部像鸟形。但实际上,这个“鸟”的刻画风格和形状与甲骨文中的“隹”完全不同。虽然“隹”也表示鸟的形状,但是它用的是抽象的笔画来表示,而玉圭上的那个字则是画了一个鸟的轮廓,可以看出甲骨文要成熟得多。我认为,表面看来,这种接近年代和相似的文字似乎能够支持“殷人东渡”的说法,但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什么原因导致了殷人的文字在短短几十年内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呢?毕竟,玉圭是祖宗牌位,上面的文字必须非常准确,绝不能乱写乱画。此外,殷人非常迷信,其中也一定有一些为贵族服务的“贞人”,这些知识分子、贞人的文化水平较高,他们会把殷商文字传承下去。 另外,从殷墟卜辞看,经过盘庚迁殷后的200多年,没有关于祭祀炎帝、蚩尤、少昊、诹(娵)訾氏常仪等的记载,那么为什么殷人在到达美洲后却想要祭祀这些“祖先”呢?这个问题需要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