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敏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历史沿革与展望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作文三

历史新中国外交手抄报_新中国历史_历史新中国成立手抄报

编者按:在一百年的光辉历程中,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创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取得了丰硕成果。 宝贵的历史经验。 从党的百年奋斗史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过去为何成功,未来如何继续成功。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和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本刊诚邀专家学者围绕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围绕中国现代化新道路、人类文明新形态、建设共同体等重大话题撰写文章人类命运共同体。 他深刻阐释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历史经验和历史意义,为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提供了历史借鉴。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历史演进与展望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讲话中指出:“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协调发展,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创建中国式现代化。 新道路开创了人类文明新形态。”7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上的主旨演讲中强调,“中国共产党将团结起来带领中国人民进一步推进中国式现代化。 怎样理解“中国式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经历了怎样的历史演进?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新”是什么?中国式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对人类现代化探索做出了哪些新贡献?这些问题的回答既是当前中国现代化理论探索的焦点,也是中国现代化的“必答题”。哲学社会科学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建设。

一、中国现代化的历史演进

“中国式现代化”是中国共产党在探索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提出的重要理念。 是“四化”理念的深化和发展。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始终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初心使命。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立即开始在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基础上探索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现代化道路。 1954年,召开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在与国民经济发展相关的目标任务中,宣称要“建设强大的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交通和现代国防”。 1956年,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将这四项现代化建设任务写入党章。 毛泽东在1957年2月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和同年3月的《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要把我们的国家建设成为一个强国。随后,毛泽东首次提出了工业、农业、科学文化、国防四个现代化的内容。 1964年,根据毛泽东的建议,周恩来在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宣布,我国未来的战略目标是“把我国建设成为现代农业强国、社会主义工业强国、现代化国防强国”。和现代科学技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至此,“四个现代化”的概念正式形成。

20世纪70年代末,在“四个现代化”的基础上,邓小平首次提出“中国式现代化”的概念。 1979年3月21日,邓小平在会见中英文化协会执行委员会代表团时指出:“我们的目标是在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的观念与西方。我用一个新词,叫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 两天后,在政治局会议上,他把自己刚刚提出的“中国式四个现代化”形容为“中国式现代化”。 邓小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明确指出,“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实际出发”,必须“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我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遵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式现代化成为时代命题。

“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历史形成的,是历史和人民选择的结果。 因此,研究中国现代化,首先必须回顾历史,了解中国现代化的来龙去脉,才能真正认识中国现代化的根本特征。 从历史的角度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与西方不同。 它从一开始就有其独特性。 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建设虽然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逐渐开始的,但其根源可以追溯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现代化”(早期现代化) 。 因此,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总体上可以分为两个历史阶段:资本主义“现代化”和社会主义“现代化”。 这两个阶段有着完全不同的历史运作方式,但也有一些共同的历史基因。

中国的现代化始于1860年代的洋务运动,止于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洋务运动、1898年的维新运动、1911年的辛亥革命,都可以看作是在一定程度上实现现代化的尝试和探索。感觉。 中国的现代化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的,但却是不成功的资本主义,常常被称为“强迫现代化”或“失败的现代化”。 以资本主义方式实现工业化和民主化是中国现代化的核心内涵。 但由于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以及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干涉,这两个目标都没有实现。 直到1949年,中国还是一个“一穷二白”的落后农业国家,工业基础极其薄弱。 工业生产装备(包括工厂、铁路、矿山等)总计仅128亿元,现代工业产值仅占工农业总产值的17%。 事实证明,不改变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本质,不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实现现代化只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进入了从资本主义现代化转向社会主义工业化、现代化的新阶段。 新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大致可分为两个主要时期:1949年至1978年的奠基时期和1978年至今的快速发展时期。 奠基时期,主要通过制度变迁和道路探索,为现代化奠定坚实基础; 1978年改革开放后,是我国现代化建设快速推进的时期,我国面貌的巨大变化主要是在这个阶段实现的。 2020年,中国GDP达到101.6万亿元,是1978年的276倍,人均GDP是1978年的187倍。事实证明,中国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完成了发达国家数百年的工业化进程,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

将中国现代化进程划分为资本主义现代化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两大历史阶段,同时又细分为若干较小的阶段,有助于我们从“大历史”的角度全面把握和分析中国现代化的整体发展。 ” 外观和基本特征。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中国式现代化”主要是指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现代化,而不是旧中国的资本主义现代化。 但现代中国毕竟是一个连续的历史过程。 当代中国正在进行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可避免地受到近代以来现代化进程中许多不利因素的制约和影响。 例如,资本主义现代化并没有为中国创造大规模的工业生产力和相应的市场经济基础。 我们必须从头开始搞经济建设。 这是当今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此,研究中国式现代化,首先必须对1949年开始的现代化两大阶段进行关联分析。既要看到两者之间的历史连续性,又要看到两者之间的本质区别,从而厘清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历史渊源及其相关特征。

更重要的是,有必要对1949年以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进行整体分析。 一方面要观察70年来的总体特征; 另一方面,有必要将这70年划分为更具体的发展阶段,然后探讨每个阶段的发展内容和特点。 1949年至1978年的奠基时期可细分为:(1)社会主义改造和初步工业化时期(1949年至1966年),其特点是从新民主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以及第一、第二大时期。 ——以五年计划为标志的规模工业化建设; (二)十年“文革”和改革开放初期(1966-1978年),其特点是“文革”期间经济停滞和改革开放的历史选择。 。 从1978年至今的快速发展时期又可分为:(1)1978年至2012年是中国快速富裕时期; (2)2012年党的十八大后,中国进入强起来阶段。 。 这两个阶段的总特点是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但前一个阶段主要强调数量和规模的发展,后一个阶段则更注重质量和水平的提高。

讨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特点,应该着眼于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巨大发展和成功经验。 当然,这种讨论离不开对1949年之前中国现代化道路的历史回顾和纵向比较。

2、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新”是什么?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新”在于,一是它不同于1949年以前的中国现代化,选择了一条全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呈现出极其光明的前景; 第二,它区别于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超越了西方式的现代化,为后发国家现代化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我们一般可以从“整体的新”和“新时代的新”两个维度来把握。

从“整体新”看,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式现代化的探索主要呈现出以下总体特征。

首先,它本质上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它不同于资本主义现代化。

中国式现代化与西方国家现代化以及1949年以前中国现代化最大的本质区别在于,中国式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现代化,而不是资本主义现代化; 是以人为本、以人民为中心的现代化。 而不是以资本为中心、以资本原始积累为基础的现代化。

中国之所以选择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根本上是由中国的特殊国情决定的。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面临的基本国情是人口多、底子薄、经济极其落后。 全国5亿多人口绝大多数生活在农村,86%以上是文盲。 1952年,国民总收入589亿元,人均收入只有104元。

在这样一个极度贫困落后、人口众多的国家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必须实行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集中一切资源,尽快发展经济和民生,满足物质文化生活的需要。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 需要。 只有实现现代化大生产,社会主义制度才有坚强的物质基础并不断巩固和发展。 对于中国来说,社会主义制度和现代化建设密不可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是历史选择,也是实现民族复兴的必由之路。

二是发挥制度优势,举全国之力推进现代化。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新”,根本在于制度的新。 “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最大的优势,制度竞争是国家间最根本的竞争。” 新中国建立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制度,不仅彻底改变了杂乱无章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旧中国,而且推迟了现代化进程。 与西方资本主义相比,它也有自己独特的制度文明优势。 这是我们取得一切成绩的基础和保证。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在党的统一领导下,中国现代化建设始终拥有坚强稳定的政治领导核心,能够建设决策负责、反应及时的高效政府,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

以人民为中心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核心理念。 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建立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政治协商制度,让人民充分享有民主权利,积极参与讨论国家事务,营造了民主政治的良好氛围。全国上下团结一致,共商国事,共谋发展。 人们团结起来,泰山就会移动。 人民群众的无限创造力是中国式现代化成功的最大秘诀。

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突出优势。 党的领导、人民的支持,使国家能够集中财力、物力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现代化建设。 计划与市场结合,政府有形之手与市场无形之手,携手并进,形成合力,推动劳动力、知识、技术、管理、资本活力迸发,让一切能够创造社会财富的资源充分流动。

三要坚持以经济发展为中心,以改革推动现代化。

新中国成立之初,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迎难而上,瞄准社会主义工业化,通过实行计划经济体制,逐步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工业体系,从根本上扭转了旧中国的贫困落后局面。 人们开始安居乐业。 但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我们也因经验不足、急于求成而遇到一些挫折。 比如,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充分解放; 均等分配的政策导致工作效率低下。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审时度势,做出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全党的工作重心发生了转变。坚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把经济建设作为一切工作的中心。 各项改革措施相继出台,迅速形成改革开放、繁荣昌盛的良好局面。 正是在不断深化改革的过程中,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经济关系得到了调整,一切有利于社会生产力发展、国家综合实力增强的因素都得到了释放和释放。规模空前扩大。 中国经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 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经济奇迹”。

四是注重各方面平衡,坚持协调发展。

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 城市与农村、沿海与内陆、东西部地区差异巨大。 因此,在现代化发展过程中,各方面协调发展至关重要。 在统筹城乡发展方面,改革首先在农村破冰,以亿万农民脱贫致富为抓手,走出了一条城乡一体的中国特色乡村振兴之路。统筹推进农村和城乡发展; 在区域协调发展方面,通过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地区崛起、东部地区优化等一系列战略,解决了问题奏响区域协调发展的“交响曲”。

中国式现代化不仅注重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而且注重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丰富。 它从五千多年深厚文明传统中汲取养分,锻造实现民族复兴的精神灵魂。 共抓“两个文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构成中国现代化的鲜明特征。

五是坚持对外开放,融入国际发展潮流。

中国式现代化的巨大成功,不仅归功于内部改革,更归功于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以极大的信心和坚定的步伐走进国际舞台,拥抱世界,参与国际大循环,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之一。 2001年11月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对外贸易总额持续大幅增长。 2013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大国。 始终保持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地位,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中国在对外开放中,通过实施“引进来”全面推动开放型经济发展。 “走出去”和“走出去”战略,加速了中国经济融入全球化,极大拓展了中国经济发展空间。中国式现代化走出了一条既发展自身又造福世界的现代化道路。

2012年党的十八大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从富到强的新时代,中国式现代化建设也进入新阶段,即“两个百”规划习近平总书记。 “历史交汇期”的“年”目标。 我国正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向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迈进。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已经进入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随之呈现出几个新的时代特征,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更加注重以创新思维创新现代化。 创新是21世纪信息时代的根本特征,是发展的第一动力。 新时代的新型现代化必须以新发展理念为本质,实现从理念到制度、从经济发展模式到关键技术的全面创新。 经济发展必须着眼于从短期到长期、从数量到质量的转变,走内涵式发展道路,不断突破核心关键技术瓶颈,实现高质量高水平发展,构建以国内宏观循环为核心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政治发展将致力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创新。 在强调政府统筹管理的同时,着力加强和改进基层社会治理,实现政府治理、社会调节和居民自治良性互动,保持社会长期稳定发展,不断提升国家治理现代化水平。

更加注重共同富裕的共享现代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同富裕本身就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目标”。 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共建共享、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本质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 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进一步促进共同富裕创造了良好条件。 新时代的新型现代化将更加致力于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既要坚持发展,不搞一刀切的平均主义,不断把“蛋糕”做大,又要坚持共建共享,确保国家发展。 着力改善民生,努力把“蛋糕”分好,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加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更加注重生态环保的绿色现代化。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兴则文明兴”。 当生态衰退时,文明就会衰退。” 在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我们越来越认识到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的基础、文明发展的源泉。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 “银山”,中国式的现代化应该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现代化。 新现代化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必须牢固树立绿色低碳发展理念,高度重视环境保护问题,切实改善生态环境质量,走出一条新的发展道路。经济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相辅相成、相辅相成,形成生态文明。 新形式。

更加注重全面开放的共生现代化。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经济全球化也面临各种阻力。 但各国走向开放、合作的大势没有改变。 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政府明确宣称,中国决不走西方列强崛起的老路,国强必霸。 而是走共同发展、合作共赢的和平发展的现代道路,积极推动完善全球治理。 人类文明是多元的,各国的现代化道路也不同。 但不同文明、不同现代化道路完全可以相互交流、取长补短,共存共存,共同探索现代化道路,共同建设人类社会。 命运共同体。

三、中国式现代化实践呼唤新的理论突破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不仅有其历史逻辑和实践逻辑,也有其哲学逻辑和理论逻辑。 然而,与中国现代化实践取得的巨大成功相比,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学术界对中国现代化理论的总结和探讨远远落后于现实发展的步伐。

现代化理论在20世纪60年代和1970年代流行于美国和欧洲。 主要探讨人类社会如何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化社会过渡,以及由此引起的社会结构广泛而深刻的变化。 现代化理论作为综合性社会科学理论,涉及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和文化人类学等广泛学科。

现代化理论作为一种新的研究范式,对于我们理解和讨论中国现代化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它将现代化视为从传统向现代不断转变的过程,为分析长期的社会变迁提供了可供参考的理论框架; 它强调现代化是“一个连贯的整体”,城市化、工业化、世俗化和文化化、民主化、教育大众化等不是偶然或随机发生的,而是“有规律地一起出现”。 这种系统性、整体性、关联性的视角为分析现代化进程中复杂的社会现象提供了方法论指导; 对不同国家、不同文明现代化的比较研究,有助于从全球视野观察人类现代化。 历史进程。

然而,现代化理论范式在提供新的问题意识、概念话语、分析视角和方法的同时,也存在很大的局限性。 由于这一范式基本上是在欧美经验特别是美国经验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的,并将非西方国家的现代化进程视为对西方道路的模仿和重复,因此这一研究范式具有根深蒂固的“西方经验”。例如,西方现代化理论通常以民主化、市场化、法制化、工业化、城市化等指标作为衡量现代化程度的核心指标,但在评价标准上却基本趋同,认为that there is only one standard. It is the standard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there is only one value, which is the “universal value” of the West. For example, the Statistical Index of Modernization of Developing Regions compiled by th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n 1960 ranked about 60 nation-states according to their degree of political democracy at that time, and used this as a standard for measuring the political modernization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Black also basically used social structure and political modernization (mainly the level of democracy) as benchmarks to classify countries into types of modernization. By the 1990s, Fukuyama’s “end of history theory” pushed Western “universal values” to the extreme, optimistically believing that Western liberal democracy had achieved final victory and became “the end point of human ideological progress” and ” The final form of human domination.” Although Fukuyama later revised his extreme views to a certain extent, he still insisted that the “end of history” had only been delayed.

Obviously, the modernization theory with obvious “Western-centered” color does not apply to China. It can neither completely summarize China’s modernization practices, nor reasonably explain China’s modernization practices, nor can it effectively guide China’s modernization practices. China’s modernization is faced with two problems: on the one hand, how can an underdeveloped country realize modernization; on the other hand, how can a large country with a long history of civilization realize modernization transformation with dignity. In addition to the common features of the modernization of all countries, China has its own particularities based on its own national conditions and its own laws and norms of development. It cannot be included in the only model of Western modernization and is destined to follow a unique path to modernization.

As early as the early 1980s, when Western modernization theory entered China, many insightful people had realized the shortcomings of Western modernization theory and proposed that China needs its own modernization theory and takes a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path. Make great efforts. In order to explore how to find a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path, a group of scholars represented by Luo Rongqu, based on extensive reference to Western modernization theories and closely combined with China’s historical reality, relatively systematically proposed the creation of a Marxist modernization theoretical system. At the same time, scholars such as Zhang Kaiyuan also conducted comparative research on China’s early modernization from a historical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Driven by them, China once had a boom in modernization research. Unfortunately, due to various reasons, although China’s local modernization research has made great progress and produced a large number of academic results, overall, it still lacks systematicity and theoretical originality, and has not yet truly formed a relatively mature Marxism. Modernization theory school. Especially compared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practice in the past 40 years, my country’s modernization theoretical research has not kept pace with the times, and it is unable to make timely theoretical summaries of the rich and colorful Chinese modernization practice and provide corresponding theoretical guidance.

Different from the emphasis more than 40 years ago on introducing modernization theory and thinking about how China should take the road to modernization, what is most needed today is a systematic and comprehensive theoretical summary and summary of China’s experience, China’s path and China’s plan for modernization, and to upgrade it to The original “Chinese theory” with Chinese experience as the core makes the theoretical contribution of the Chinese school to exploring the path of human modernization.

Although there is still a long way to go to comprehensively carry out theoretical discussions on the new path of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s recent important exposition on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has given a high-level summary of China’s practice and creation of modernization and pointed out that China The new positioning of the modernization path has set a new benchmark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To this end, we must first be guided by Marxist views on the universality and particularity of historical development, and make it clear that although modernization is the only way for human society to become prosperous and powerful, there is more than one way to modernization, and each country has its own choice to modernize. The right of the road, so as to grasp the organic unity of particularity and unity, subjectivity and openness. Secondly, we must persist in combining the basic principles of Marxism with China’s specific reality and with China’s excellent traditional culture, keep pace with the times, and effectively refine the practical characteristics, theoretical characteristics, national characteristic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imes that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has. Thirdly, through in-depth study and implementation of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s important thoughts on development, we must realize that the new path of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pursues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t is to follow the path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put people first, and promote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material civilization, political civilization, spiritual civilization, social civilization and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promotes the realization of all-round human development and all-round social progress. Finally, we must be guided by the macro-historical view advocated by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and learn from the history of more than 5,000 years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more than 500 years of world socialist development, more than 180 years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y, more than 70 years of New China history, and more than 40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From multiple perspectives, examine how the Chinese modernization path has created a new form of human civilization, reflected the common values and demands of mankind, and promoted the overall progress of human civilization.

In short, the new path of modernization pioneered by China is a new path that the world’s largest developing country has independently forged based on its own national conditions. It is an exploration of a new form of human civilization that is different from the past. We must find another way to refine and summarize a new theoretical system based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istory, reality and the future, and provide Chinese solutions that can be used as reference for those countries in the world that aspire to develop independently and take a modernization path that suits their own national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