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埋母

【历史故事网】导读:韩信害死生母的故事在民间普遍传播。本站另一篇民间故事《韩信害母》是其中及其出色的一则,深刻描画了一个狡猾、冷血的韩信形象。与本文形成故事情节的增补。
西汉建国元勋韩信,以英勇善战、足智多谋着称,他用灵活多变的战术为汉高祖刘邦打山河立下了汗马功劳,被誉为“国士无双”、“功高无二”。他虽功高盖世,但在民间传说中,也有很不色泽的一面,听说他曾活埋了自己的母亲。
韩信身世贫贱,生下来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跟着母亲艰难度日,时常靠别人救济糊口,孤儿寡母的常被人看不起。韩信稍长大后,也不见有什么上进,脾气放纵,不懂礼貌,整日背着家传的一把剑东游西逛,不务正事,成了街头巷尾的笑料。
一天,南昌亭亭长见韩信虽放荡不羁,但骨格精奇,相貌堂堂,不像凡夫俗子,就邀他做自己的门客。这下口粮有着落了,可偏偏韩信不拘礼仪,眼里看不到事儿,不知哪里惹着了主人的夫人,亭长夫人一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经常韩信一来用饭,饭就没了。时间长了,韩信也发觉出夫人不待见自己,既然容不下,那就走吧。
韩信脱离亭长家后,有天忽然想起一件事。有一天,亭长家请来一位老先生,此人白发童颜,有几分仙风道骨。主客二人用过茶后,见亭长与老先生出门上了山,韩信好奇心强,悄悄尾随在后,当主人与那位老先生回身时他就顿时躲起来。亭长与老先生绕了几个山头,这里瞅瞅,那边看看,偶然停下来,比比划划一阵儿,摇摇头又走了。忽然,他们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只见老先生喜形于色,韩信很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就从小树林子钻过去,藏在离二人很近的树窠子里,两个人说话,他能听个一清二楚。只听那位老先生说:“这里良好,待我细细勘察。”
亭长谦和地说:“请老先生用心就是,报酬的事,只要先生开金口,说几许就是几许。”
老先生仿佛是没听见,专注地远观近瞧,忽然说:“可贵的风水宝地呀!老朽看了这么多年的风水,走南闯北,也没碰上这么好的地儿!”
亭长听了喜出望外,赶忙上前说:“真的吗?请先生昭示。”
老先生用手捋一把飘在胸前的白胡子说:“这里头顶洪泽湖,脚踏诸多小湖泊,左手握金湖,右臂挽着女山湖,风水学上讲:‘江河转弯环转回首,乃龙脉止聚之处’,而这正应了‘大荡大江收气厚,涓流点滴不关风,若得乱流如织锦,不分元运也亨通’的上乘佳境之说。”
亭长听了兴奋得不得了,说:“那就定在这里了!”这时韩信才明白,本来他们是在看风水选墓地呀。他有些败兴,抽身要走,这时老风水先生又说话了:“既然信得过老朽,那我就给你说透吧。你看,头顶的洪泽湖就像一顶元帅帽,两面的金湖和女山湖犹如帽下的两个飘带,另有白马湖在旁边候着,这是封侯拜相的风水宝地,并且是驰骋战场的武将。”
亭长很冲动地说:“假如然如先生所说,那就让先生和我同享繁华富贵,并且代代相传!”
风水先生满足地一笑说:“老朽就等着亭长这句话呢。假如老朽百年之时,也能葬在这儿,风水共享,那老朽就点正穴。”
亭长说:“错不了,大老公说话,唾沫就是钉子!您老就定心吧。”
风水先生说:“把楔子拿来吧,我也豁出去了,平生难遇这样好的风水,就点个正穴吧。”只见他向东挪了十来步,又用心瞧瞧,一下子就把楔子夯入地下。他接着说:“实话跟你说,要是没你同享繁华那句话,干我们这行的一般都不点正穴,点正穴对我们个人寿数会有损害。要是点偏一些,那风水的劲儿就大大削弱。话说回来,赶上这么个绝佳的风水宝地,也不忍失去,更况且你承诺今后也将我的尸骨葬在这儿,让我的子孙后裔也沾光的。”
他们说到这,韩信就悄没声地溜回去了,把这事儿也没当回事。可当他被亭长夫人排挤出门后,他又成了吃上顿愁下顿的穷光蛋,他心里就布满了对亭长家的嫉恨,为什么你家吃香喝辣,使奴唤婢的,我韩信却穷得无衣无食,还遭人白眼呢?忽然他想起亭长家选坟茔地的事,这未来还要拜相封侯,好事都成你的了!不行,我把楔子给他拔掉。韩信一路小跑来到山上,见风水先生夯的楔子还在,他动手要拔时,蓦然想到,就算把楔子拔掉,人家还会将风水先生找来重看呀,这时他的灵感来了,把楔子换个地方,风水不就变了吗?惋惜了这块好风水啦。咦!把我家的墓地挪到这儿来,我家也能封侯拜相呀!好主意!他动手拔掉了楔子,又在此处做了个非凡的记号,他顺着山坡横向走出几十步,看看这地方,跟风水先生夯楔子的地儿差不多,就把楔子夯在这儿了。
但是他从小就没见着爹,更不知墓地在哪,他回家问母亲。母亲却说:“你没有爹,咱家也没有墓地。”
韩信说:“我怎么会没有爹?没有爹我是从哪儿来的,莫非是您捡来的不成?”
但是不管他怎么问,母亲就是不说。韩信没措施,就将亭长家选墓地的事和自己的设法都向母亲说了。母亲这才从一只木箱子里取出一样东西,韩信一看,本来是一张动物的皮毛!他惊奇地退却了两步,瞪大眼睛问:“这是什么东西呀?”
母亲流着泪说:“你不是向我要你爹吗?这就是你爹……”
韩信拿过皮子狠狠地摔在地上说:“不!这怎么是我爹呢?”
母亲哽咽着说:“儿啊!你听母亲慢慢说给你听。我的家离这儿很远,当时我们家还算是殷实的家庭,当我长成大姑娘的时候,有一天半夜我的房里来了一位很是倜傥的令郎,那个俊俏劲儿,世间难找。今后他隔三差五地就来一回,来无踪去无影,谁也没发现过。我们交往一年多,才有了你。”
韩信抢过话茬儿说:“那,俊俏令郎就是我爹了?”
母亲接着说:“这天半夜他又来了,他向我说了实话。他说他是了一千多年的马猴,已得道成仙,现在犯了天条,仙界要处罚他,活不成了,他说把他的皮留给我做个念想。说完他就不见了,房子里多了这一张猴皮。可我的肚子瞒不了人,我的爹妈追问我是谁的孩子,我难以开口,父亲嫌我辱没门楣,就把我赶出了家门。我挺着大肚子沿街讨要,后来在野外生下了你。人不活该总有救,合法我们娘儿俩奄奄一息之时,被一位老人给救了。老人姓韩,没儿没女,就老两口过活,我就认了他们做干爸干妈。你也就随了他们姓。救命恩人相继归天,这两间小房就成了咱娘儿俩的安身之处。”
韩信听完后,没说什么,就拿起猴皮,到院子里找把铁锨上山了。他找到位置后,不大功夫就挖了一个大坑,有墓穴那么大了,他就把猴皮往里放,可还没放到底就被一阵风刮了出来,再放,又被刮了出来。韩信看了看,外面也没风啊!他又放,仍是被刮了出来,风仿佛是从坑里吹出来的。他心说:我就不信埋不上!他找来一块石头放在猴皮上面,一齐往下放,可结果是石头落底了,猴皮又被刮了上来。他看看没措施了,就回家去喊母亲。
母亲来了,他让母亲下到坑里按着猴皮,等他一锨一锨地用土把猴皮压住,再拉母亲上来。母亲就照他说的下到了坑里,双手按着猴皮。谁知,韩信刚铲了一锨土,只见起了一阵暴风,把韩信挖出来的土全都刮进了墓坑里,母亲也被埋进了墓里。
韩信吓呆了,这可怎么好,他匆忙用锨去扒,但是扒出来的土还会被吸回去,基本就救不回母亲了。他向母亲的墓大哭一场后,磕了三个响头,才无精打采地回家了。
韩信由母亲的坟地往回走,走到闹市区,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屠夫拦住他。说起这位屠夫,那但是淮阴一霸,膀大腰圆,走路带风,拿个杀猪刀横冲直撞,没人敢惹。他拦住韩信说:“看你也人高马大的,还带个破剑,仿佛谁都怕你!你假如有胆子,亮出剑咱俩交手交手,看你的剑能比我的杀猪刀强几许,假如你不敢,就从我的胯下爬过去。”这时另有一些和这个屠夫混在一起的街市泼皮也跟着起哄。
韩信一看这架势,以为不妙,此时的他饭都吃不上,哪有气力打斗,假如自己被打死了,没有人申冤作证也是白死。算了,我不是要封王拜相吗!到当时报此羞辱之仇也不晚。想到这里,韩信慢慢低下头,伏下身从屠夫的裆下爬了过去,引起围观者一阵大笑。
韩信怀抱着纵横战场的抱负,带剑投军在项梁的门下。项梁战败而死后,韩信归项羽统领,做执戟郎中。韩信多次向项羽献计,可项羽独断专行,基本不听他的意见。韩信以为自己在项羽手下不能施展能力,投奔了刘邦,做管仓库的小辟。萧何路过几回和韩信攀谈,发现他是个人才,多次向刘邦推荐,刘邦也没往心里去。刘邦雄师在一次迁移中,有十几位将领中途逃跑,韩信以为自己也不受重用,也趁着月色逃离军营。萧何发现后,不顾一切地追了去。这就是著名的“萧何月下追韩信”。萧何把韩信追回来后,猛烈向刘邦保举,这次刘邦采用了,擢韩信为将军。
韩信获得重用后大展拳脚。暗度陈仓、井陉破釜沉舟、垓下之战等著名战役都是他打下的。随着韩信屡立军功,官职也越来越大,先后担当上将军兼左丞相、上将军兼相国、齐王、楚王,后降至淮阴侯。
都说功高盖主,刘邦死后,韩信被吕后以谋反的罪名处死,年仅三十二岁。人们都说,是他活埋了生身母亲,损了阳寿,才遭此恶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