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中十个级副悲彩的人物

历史这种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或许真就没办法评个对错——一来你没在当时的环境中,很难理解当时人的想法,二来编史的人也会把自己的好恶夹杂其中——即使是亲眼所见的事,由于立场不同,做出的解释都不同,更何况历史了。所以综观三国除了袁术这类智商不足、品德恶劣、文不成、武不就的角色,大多数的反派着实的有点冤。所以我个人很想替他们说句公道话,他们真的就是大家说的坏人吗?他们只不过做了些为了自己利益该做的事,为什么别人做的,他们做不的?难道仅仅因为成王败寇的原因,就非要让他们背上千古骂名吗?或许他们不过只是哪个时代的——悲情人物。、
曹操罪名:乱世*雄
抛开演义不讲,曹操自唐宋年间开始,就被搞成了一个反面典型,元代戏曲诞生后,曹操更是被描绘为*臣的大白脸。好在到了近代鲁迅等一批文化界的名人提出要给曹操平反,这才把大伙对曹操的认识从演义转到了《三国志》。历史上的曹操到底如何,陈寿是这么评价的:“汉末,天下大乱,雄豪并起,而袁绍虎摉四州,强盛莫敌。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閴申、商之法术,该韩、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
这可不是因为《三国志》以魏为正统,所以陈寿在拍马屁,实在是纵观曹操一生写满了创业与奋斗,在一个玩弄权术、道义全无的乱世,能把最后一点遮羞布保留下来的君王也只有曹操一人,至少他没在活着的时候当皇上,而刘备和孙权却大言不惭的在自己的地盘上自立为王了。可能又要有人说这是因为曹操*诈,可是在哪个乱世谁能不诈,为什么刘备骗取荆州没人说他诈?为什么大耳朵夺益州同宗的土地没人说他*?或许“治世之能臣,乱世之*雄”中的“*雄”只因为他没有姓那个留“刘”……“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周公吐脯、天下归心”,曹操,勒马崖边,剑指苍天,对“我负世人”亦或“世人负我”的争论,报以轻蔑的一笑,因为在他心中,只有两个字——“天下”。几千年来的“浪花”不断拍打着岸边的碣石,却始终无法“淘尽”这位“英雄”。
董卓罪名:暴虐荒*
董仲颖,似乎是个罪大恶疾,十恶不赦,以至于恶贯满盈的家伙,加上演义里添油加醋的一番,似乎董卓就是一个肥头大耳,举止粗俗的集流氓、文盲、*狂、纵火犯、判国者于一身的好事做不成,坏事跑不了的家伙。但历史上董卓真的如此吗?请看《三国志》的描述:“少好侠,尝游羌中,……后归耕于野,而豪帅有来从之者,卓与俱还,杀耕牛与相宴乐。诸豪帅感其意,归相敛,得杂畜千余头以赠卓……卓有才武,旅力少比,双带两鞬,左右驰射……评曰:董卓狼戾贼忍,暴虐不仁,自书契已来,殆未之有也。”
如此看来董卓年轻的时候也和吕布一样,是个相当厉害的武将,而且相当的重义气,同时也很会交朋友,可到了后来为什么又暴虐成性,祸乱朝纲了呢?这和他“陇西临洮”(陕西)的出身有关系,在哪个年代陕西这个地方还多为游牧民族羌的集聚地,董卓自小“尝游羌中”,也就养成了羌人的处世风格,这和久居京师洛阳士人集团的为人处世的方法完全不一样。后者做任何事都要找个说辞,比如为了夺权可以用“清君侧”的理由,比如*也要先给被杀者一个祸国的罪名,但董卓做事却不讲这些,他只是做,而不给任何说法,于是他就成了众矢之的。试想乱世中的佼佼者哪个不是用尸骨为自己搭建的高台,哪个不是把成群的美女拦入怀中,只是他们中有些人更懂得粉饰罢了。在吕布的刀刺入腹中的那一刻,董卓或许不过在想:“那酒池、那肉林……从此就要在我的眼前消失了吗……”确实一个只知道享乐,并为了享乐不则手段的人是被人唾弃的,但是对于这个身处乱世,又机缘巧合爬到如此高位的粗线条汉子来说,他真的错了吗?
张鲁罪名:传播
大家对这位张鲁张公祺可以说是即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演义里马超被他搞了一下(事实也是如此),陌生是因为在演义里他顶大算个友情客串。这位靠五斗米教发家的教主和与他同时代的黄大仙张角可是有着本质的不同,虽然都被称为“妖贼”,但是却做着截然相反的事情:张角——“黄巾贼师张角起于魏郡。托有神灵,遣八使以善*化天下,而潜相连结,自称黄天泰平。三月甲子,三十六(万)一旦俱发,天下响应,燔烧郡县,杀害长吏。”;张鲁——“以鬼*民,自号“师君”。……皆教以诚信不欺诈,有病自首其过,大都与黄巾相似……诸祭酒皆作义舍,如今之亭传。又置义米肉,县于义舍,行路者量腹取足;”
一个*放火,一个乐善好施,一个以神灵的名义*,一个以*作为安民手段,看似都是在宣传,但前者怎么看怎么有点恐怖组织的味道(张角·*),后者到象个没延续下去的正统教派(汉中教)。而且作为教主的张鲁能申时度世,阎圃两句话就能让他放弃称王的心思,那可是个有个地盘就能称王的年代,做出这种决定很不容易的。到后来,曹操讨伐汉中,有人劝张鲁把金库粮仓烧了——“左右欲悉烧宝货仓库”,但张教主怎么说的“本欲归命国家,而意未达。今之走,避锐锋,非有恶意。宝货仓库,国家之有。”多爱国爱民的说法,比起同时代的几位大纵火犯,不知道要多受多少百姓爱戴,就连曹操都“以鲁本有善意,遣人慰喻。……逆拜鲁镇南将军,待以客礼,封阆中侯,邑万户。封鲁五子及阎圃等皆为列侯。”想来如果非要把张鲁定义为头子,也是个好头子,而这样的信信估计也是无妨的。
孟达罪名:见死不救
孟子度绝对是要骂老罗的人之一,演义里的孟达真是不堪呀——跟刘封守上庸,眼看关羽不行了,还搬弄是非让刘封别出兵救人,害的关二爷死翘翘,感觉没脸回蜀国就投敌去了,后来好象良心发现,感觉自己做事不厚道,就在诸葛亮出祁山的时候要反魏归蜀,结果让刚复出的司马毅给做了,真是既没义气又没脑子,简直就是个*了——但历史上的孟达可是个即讲道义又有才能的人:“刘璋遣扶风孟达副法正,各将兵二千人,使迎先主,……将进攻上庸,……上庸太守申耽举众降,遣妻子及宗族诣成都。……自关羽围樊城、襄阳,连呼封、达,令发兵自助。封、达辞以山郡初附,未可动摇,不承羽命。会羽覆败,先主恨之。又封与达忿争不和,封寻夺达鼓吹。达既惧罪,又忿恚封,遂表辞先主,率所领降魏。”到后来魏军讨伐刘封的时候,孟达还能不济前嫌,写信劝刘封投降,不要因为“疏不间亲,新不加旧”的原因被刘备杀,结果刘封不听,回去就被赐死了。而且到最后孟达也没有归蜀,而是作为魏臣善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