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问题青年之蔡瑁

志载刘表初到荆州,深得蔡瑁之助。而后来刘表更娶蔡瑁的妹妹为妻。志评刘表和袁绍,说二人皆废长立幼,实为取败之道。其实这个观点是站不住多少脚的。汉唐明清,废长立幼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见得就影响了这几个朝代的强盛。汉之文帝武帝,唐之太宗高宗玄宗,宋之太宗,元之世祖,明之成祖,清之太宗世祖,都不是长子,但都是赫赫有名的圣主。所以关键不在是否废长立幼,而在废长立幼是否可行。
对于刘表来说,废长立幼是不可行的。而对于参与到废长立幼中间的蔡瑁和蔡夫人来说,更是干了一件蠢事。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刘表的长子刘琦是一个比较有作为的人,而刘琮则相对要差劲一些。曹操一来,刘琮拥有荆州全境,却举州投降,将先前做了长期的小人才换来的权力一朝断送,还换得身死的下场,而刘琦却一直联合刘备坚守荆州,直到自己死去。在两个人的行为中,高下立判。
志中说刘表病重,刘琦回来看望刘表,蔡瑁竟然拦着不让父子相见。为了权力,竟然冷酷到如此。这是蔡瑁在志中最大的问题。但是从蔡瑁作出的选择来说,这样做还是可以理解的。在权力争夺面前,必须要做好做小人的准备,才能最终成功。现在的问题是,蔡瑁本身作出的这个选择就是错误的。
刘琦的母亲已经死了。刘表死后,他的亲人就只剩下自己的弟弟刘琮。无论刘琦是否继承荆州,他都只有刘琮一个人可以真正依靠。也就是说,从亲疏远近来说,刘琦得到荆州,他必须依靠刘琮;刘琦得不到荆州,他也只有对刘琮尽心尽力。志说刘琦是个仁孝之人,没有母亲的孩子当然会渴望亲情。蔡氏兄妹将矛头对准一个孤儿,非但不得人心,也失去了一个坚强的后盾。
志中还曾说到,诸葛亮劝刘备趁机夺取荆州,刘备说刘表将刘琮托付给自己,他不忍心这样做。从这个记载可以看出,刘表其实已经内定刘琮为继承人了,蔡氏兄妹对刘琦的提防实在是画蛇添足。就算刘琦领下荆州,也必须依靠后母一族才能生存。刘备枭雄,天下人皆知,如果不是没有人可以依靠,刘琦又何必去依靠刘备。蔡氏兄妹枉做小人,逼到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又与父亲远离,其中的苦楚谁人能知。兄弟和则万事顺,兄弟不和则祸起萧墙。以蔡瑁作为一个能够辅佐刘表的人,其见识竟然如此蒙蔽,岂不可叹。
演义中说到蔡瑁为了达到刘琮最终继承荆州的目的,还曾经三番五次暗害刘备。这一点在志中没有。但于情势也可推测,这也是难免的。从后来刘琦依靠刘备的情况看来,刘琦当时举目无亲,自然就想到去依附刘备。而既然刘琦去依附刘备,刘备自然也就成为蔡氏兄妹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权力害人,自古皆然。蔡瑁的权欲太旺盛,作出这一切都是不足为怪的。但蔡瑁对权力孜孜以求,到头来还是为曹操做嫁衣裳。当时的情形已经很清楚,曹操灭袁绍之后,在北方除了马腾韩遂偶尔无伤大雅地骚扰后方,曹操已经可以专心南顾了。这时候,蔡瑁为了蔡氏的利益,应该跟荆州其他人一样,将荆州的利益作为最大利益。首先必须维护家族的团结,其次要结好刘备为己所用。刘备就像细菌,当你的身体没有伤口的时候,他是不会入侵的。你要把伤口亮给他,他就毫不客气了。同时刘备又是一只生力军,有刘备在,荆州与曹操就有得一拼。这时候,蔡氏还应该南连孙权以解除后顾之忧。因为以曹操之强大,孙权不会不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有荆州存在一天,曹操的大军就不可能跟孙权对面相逢。蔡氏在风雨飘摇之中没有未雨绸缪,反而将自己安身立命有利条件一个一个搞掉了,这实在是曹公之福。
郭图目光虽然短浅,尚知道连接袁尚的道理,对曹操也只是利用。蔡瑁则首先争权于前,继之出卖荆州于后。与郭图相比,其问题又严重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