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谭

顾谭少年时和诸葛恪、张休、陈表同为太子孙登的学友。而顾雍因为高见卓识,特别受太子看重。位在太尉范慎、谢景、羊徽之上,从中庶子转任辅正都尉。赤乌年间,他替代诸葛恪为左节度。每次审阅账簿,未曾下筹计算,只靠屈指心计,就能全部找出其中错谬之处,手下官员们由此很佩服他。加任奉车都尉。顾谭刚刚进入官府时,上书陈述事情,孙权弃餐称赞,认为他超过了徐详。孙权鉴于他的才能,对他极为厚待,多次受到赏赐和特别召见。

薛综为选曹尚书时,坚持让位给顾谭,说:“顾谭思虑精细行事慎密,通贯道义,晓达微情,才华照人,德孚众望,这些确实不是我赶得上的。”后来顾谭终于替代了薛综。祖父顾雍去世几个月后,顾谭被任为太常,接替顾雍兼理尚书事。

当时鲁王孙霸深受恩宠,与太子孙和齐名抗衡,顾谭上疏要求明辨嫡庶之分而与孙霸交恶。当时长公主孙鲁班的丈夫卫将军全琮之子全寄正为孙霸的宾客,也因此和顾谭有隙。

241年芍陂之战时,顾谭的弟弟顾承与张休都北征寿春,全琮当时为大都督,与魏国将领王凌大战于芍陂,战事不利,魏兵乘胜消灭了五营将秦晃的部队,张休、顾承奋力抗击,终于制止住魏军的进攻。当时全琮的儿子们全绪、全端也同样为军中将领,他们乘敌军被制止住后就出兵攻击,王凌军队因此退却。当时行赏,认为使敌军停止进攻的功劳大,使敌军撤退的功劳小,故张休、顾承一道被升为杂号将军,全绪、全端只升为偏将而已。全琮父子对顾谭更为嫉恨。

全琮父子多次说在芍陂之役中张休、顾承与典军陈恂串通一气,因此陈恂故意添油加醋增添了许多功劳。顾谭也因为连坐下狱。孙权因为顾谭的缘故,始终没有做出决定,想让顾谭道歉而释放他。等到大会时,为这件事询问顾谭,顾谭不道歉,回答道:“陛下,谗言其兴乎! ”有关官吏奏称顾谭诬陷毁谤,对国君大不敬,依法应该处死。孙权看在顾雍的份上,没有实行。

顾谭最终被流放到交州 。他幽居发愤,撰作《新言》二十篇。其中《知难篇》即用来自我哀伤。他被流放两年,于四十二岁时,在交阯去世。

顾谭相关历史话题: 二宫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