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挂坠的死亡召唤

泰莉是菲尼克斯居民,她从小在这里长大,爹妈做生意,拥有一家文化公司。在她24岁的时候,邂逅了哈佛心理学高材生韦斯特,两个人于2006年成亲。婚后,泰莉的爹妈将公司交给韦斯特打理,一家人过得其乐陶陶。
然而,幸福在2008年夏初戛然而止,韦斯特变得异常繁忙,极少回家,公司的老员工告诉泰莉,韦斯特和新招募的秘书蜜佛儿过从甚密,两个人一起出差的时候,甚至呆在一个房间。
一时间,伴侣俩的情感降到了冰点。泰莉没有质问韦斯特,因为那时家中也出了一些麻烦。泰莉的爹妈在新买的别墅中碰到了幽魂事件,老人受到了惊吓,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2009年终,泰莉的爹妈在韦斯特的配合下,进行了多次心理疏导,依然无法挣脱惧怕,他们相继被就诊为神经病,被送进了神经病医院。或许是以为老婆忽然失去了世界上最亲昵的两个人,韦斯特对泰莉的立场有所好转,从新变得殷勤起来,甚至还抽时间,和老婆去迈阿密海滩渡过了一周的轻松美妙的假期。
这让泰莉愈加踌躇,是否追问老公和秘书之间的一切。2010年6月的一天,韦斯特从纽约打来电话,要老婆在书房抽屉寻找一份记载片拍摄的合约。泰莉调转车头,向家的方向驶去。
泰莉在书房的抽屉里,找到了那份合约,同时,她还发现了一块翠绿的玉坠,以及一张拍卖行的拍卖单。
拍卖票据显示,这块玉坠是韦斯特在2009年1 1月,耗费四万美元在拍卖行拍到的。显然,这是件送给爱人的礼品,韦斯特却从来没有告诉过老婆,他曾购置过玉坠等首饰。
这让泰莉有些发呆,她的思绪又飞到了蜜佛儿那边,莫非,这是韦斯特送给恋人的礼品?泰莉用力抛开心里的谜团,她将玉坠挂在自己的颈部,她要用这种方式,给韦斯特一个无言的告诫,希望老公能自重。
6月18日,韦斯特回到家中,合约已经顺利签定,这是一笔不小的交易,他邀请了员工和密友们来家里庆贺。当他看到泰莉脖子上的玉坠时,他的眼光有些闪灼,不过,他仍是给了老婆一个拥抱。
泰莉的厨艺出了名地好,不时有人钻进厨房询问今天有什么美食可以品尝。文化公司的老员工格鲁,兴冲冲地把头探进厨房,他的眼光一扫,瞥见了泰莉佩戴的玉坠。格鲁小声地嘀咕一句,泰莉警醒地询问格鲁到底知道些什么。
格鲁压低声音说:“我看这块玉坠眼熟,仿佛以前蜜佛尔也有一块。”这话让泰莉的身体一震,她的推测果真是精确的,这就是韦斯特当初送给恋人的礼品。
“蜜佛儿呢?”泰莉追问,格鲁有些忙乱地说:“蜜佛儿死了,死得很是希奇!”接着,他忙乱地回身脱离了厨房。
带着满腹心事,泰莉招呼着客人们准备开始美食派对,就在这时,韦斯特的好密友里维斯匆匆赶来,他在泰莉对面坐了下来,他突然像发现新一样,启齿问泰莉:“能不能把你的玉坠转售给我,我愿意出大价格。”泰莉笑着摇了摇头,很快,难堪的气氛被欢乐庆贺的声音所代替。
次日上午,泰莉接到了里维斯的电话。里维斯提醒泰莉,她佩戴的那块玉坠,是一块血玉。假如泰莉不想出售,最好仍是取下来收藏,避免碰到希奇的事情。
泰莉很迷惑,她知道里维斯是个收藏喜好者,并且为人老实,她突然想起,韦斯特在去年年终的时候,购置了一些关于玉器收藏的书籍,还研究过一段时间。那时,泰莉觉得是公司要做新的记载片或者图书,就没有追问。
很快,泰莉就从书中找到了血玉的诠释,按照纪录,血玉原本是上好的玉器,过去的人以为,玉是至凉之物,能保不腐。由于持久和死人接触,有些上好的玉器会在漫长的岁月里被死人的精血腐蚀,在玉内形成血状的图案。这种玉便沾染了邪气,被称为血玉,假如有人佩戴的话,会被它慢慢吸走精血,人会变得虚弱,而玉则越来越红。
书中还试图用科学的理论诠释血玉的奇特——玉本身就是一种矿物质,里面含有大量的化学元素。血玉中逐渐呈现的色变,就是物质产生化学反映造成的,这种化学反映,大概给带来伤害。
泰莉跑到镜子前,仔细打量自己胸前的玉坠。果真,她发现,翠绿的玉坠中间呈现了一丝微小的暗红颜色,在洁白的胸前,显得十分扎眼。
薄暮,韦斯特带来了一名头发斑白的老者戴勒姆,他告诉老婆,戴勒姆是来收购玉坠的。戴勒姆先要求泰莉将玉坠取下,然后手持放大镜仔细观看,他报出了五千美元的价钱。戴勒姆判定出这是一块血玉,所以才敢拼死压价。遭到泰莉的拒绝后,戴勒姆神秘地笑笑:“等你们碰到麻烦想出手时,这个价钱都得不到。”
送走了戴勒姆,韦斯特有些烦躁不安,韦斯特点燃了一根烟,抽完了最后一口后,他将心事说了出来。正如泰莉推断,韦斯特和蜜佛儿曾经有过一段婚外情。这块玉坠就是两人在一次拍卖会上拍下的。自从佩戴了玉坠后,蜜佛儿原本健康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2009年终,蜜佛儿古怪死在家中。
恋人死后,韦斯特醒悟过来,查读大量资料后,他发现了血玉的机密,为了怀念蜜佛儿,他把血玉放在抽屉里,没想到被老婆发现了。
韦斯特牢牢抓住泰莉的手说:“我已经对不起你了,不希望你再出任何意外,我不能再蒙受失去你的打击!”泰莉的心软化了,她想了想说:“我决定把玉坠留在家里,只是我不会再佩戴。”
2010年7月2日,韦斯特下班回到家,发现泰莉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面色蜡黄,整个人处于昏厥状态。韦斯特急忙把她抱到沙发上,轻轻喊着老婆的名字,很久,泰莉醒了过来,她陷入了庞大的惧怕当中。
虽然玉坠被她收进了抽屉,可她的身体状况却江河日下,以前精神抖擞的泰莉开始以为虚弱、倦怠,在凌晨和下午会头晕眼花。最可怕的是,泰莉常常有即将窒息和休克的感受。韦斯特急忙联络了戴勒姆,可对方趁机提出一千美元的收购价,泰莉不能容忍这种趁火抢劫,她发起韦斯特将玉坠藏到办公室。
韦斯特将玉坠锁进一个特制的小匣子,然后放进公司的保险柜,但是,离奇的事情仍是发生了。几天后,韦斯特再次发现泰莉昏厥在客堂,暮色中,整个家都布满了诡异的气氛。他将老婆送到离家最近的医院,一番检查后,大夫告诉他们,泰莉只是身体过分虚弱,大夫还询问泰莉是否月经量过大,或者受过外伤,有些失血过多的症状。国家的路上,韦斯特和泰莉面面相觑,他们同时想起了血玉传说。
面前的泰莉面色惨白,从汽车的后视镜里,泰莉看到自己的胸前有一块暗赤色的陈迹,韦斯特急忙调头,驱车赶到公司,他颤动着双手打开保险柜,玉坠静静地躺在赤色的绒布上,在灯光的照射下,小半个玉坠已经被赤色充斥。
泰莉被这诡异的一切煎熬得彻底溃散了,她蜷缩在办公室的墙角抽泣,嘴里还叫唤着:“不,那坠子里有妖怪,有妖怪!”韦斯特抱着老婆的肩膀慰藉她:“别畏惧,我们此刻就丢掉它,把它丢到大海!”
车刚在海边停下,泰莉就拿着那玉坠跑出车门,再没有一丝不舍,奋力向远处扔去,玉坠在空中画出一条抛物线,扑通一下落进海水里。处理了玉坠的问题后,泰莉心安了不少,韦斯特也开始忙于工作。
2010年8月初的一个午夜,韦斯特匆忙归来,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黑暗的卧室里,传出泰莉匀称的呼吸声。韦斯特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玻璃瓶,他扭开盖子,拿出一支画笔伸进瓶内,蘸湿了笔尖。
他打开卧室里的灯,半跪在床上,轻轻掀起泰莉的睡衣,没想到,韦斯特瞥见老婆的胸前又呈现了一块红印,他一失神,手哆嗦了一下,瓶子和画笔掉落在了地上,马上,一股刺鼻的味道弥漫开来。韦斯特急忙跑进卫生间,打开凉水管冲自己的头,希望冷水让自己清醒。
韦斯特再次回到卧室,他没再敢看泰莉的胸口,而是直接熄了灯,躺在她的身边。月色如水,让韦斯特以为有些发冷,他没有注意到,泰莉微微睁开了眼睛,斜看了他一眼。
第二天早晨,泰莉的表情看上去很多了,她帮韦斯特准备好公务包,还在他的脸上亲吻了一下。韦斯特则显得胡里胡涂,吃早餐时,他分外注意老婆的一举一动,他发现老婆胸前的陈迹消失了。
这个世界上有大多的未知,莫非血玉传说是真的?能给人带来谩骂和恶运?韦斯特立即用专业的心理暗示,硬生生地掐断了自己的惧怕,他动员汽车开到菲尼克斯六号公路上,这是早上车最多,最纷乱的一段道路。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韦斯特放缓车速,一只手打开包特长机。
入手是一阵冰冷,韦斯特急忙掏出它,一块通体披发着幽红光芒的玉坠呈现在他的手中。韦斯特大脑一片空白。那些勉强压抑下去的惧怕刹时发作,等他意识到危险时,却发现迎面而来的是一辆大货车的车头。
阳光从小窗洒进太平间,韦斯特没有朝气的身体,安静地放在担架上,被苍白的尸布笼罩。泰莉从包里摸出一个通体猩红的玉坠放在韦斯特的身侧,她眼睛里噙着泪花:一切都结束了,但她也心如死灰。
从这块玉坠被鉴定为血玉起,她发现,韦斯特亘古未有地对她很热情。每晚回来,他都要带一些自己喜欢的零食和饮料,也就从那个时候起,她的身体就日趋衰弱。
早先,泰莉并没有对老公起疑心,直到她发现,韦斯特购置的每本玉石书籍,都有诡异的血玉传说,这种反复购置行为不像韦斯特的作风,泰莉就此产生了迷惑。泰莉也找过好多玉器专家,她得知了仿造古董的人使用的仿造本领。
泰莉回想起还在爱情时,韦斯特无意中说起的心理干涉,那时讨论这个话题时,韦斯特很自得地说,门外汉才会以为心理学没有气力。但其实掌握了心理学知识的人,是最危险的杀手。
泰莉在家里寻找与此相关的蛛丝马迹,结果她发现了一张银行保险柜的存单,在打开保险柜后,她发现那边放着韦斯特写的日志。心理系学生韦斯特看中了她的后台,靠着泰莉爹妈的文化公司,他跻身到成功人士后,开始嫌弃这个自己从没爱过的女性,也嫌弃泰莉爹妈的管教。
于是,韦斯特设计用心理学知识,以一个“恶灵不散”的伎俩,让两个老人精神溃散,接着在没有二老干涉的情形下,设计了秘书风浪,想通过离婚获得一半财富。可他没想到泰莉对这段情感无比执着,竟然一直等他转头。
韦斯特只好装成浪子转头,一直到他在一个偶尔的时机,看到了那块血玉,据说了血玉传说后,他毫不踌躇地买下了,想故技重施让老婆心理彻底溃散,也被以为是神经病患者,从而失去对她那一半股份的控制,这样他就可以顺利吞掉全部财富。
为此,韦斯特甚至用蜜佛儿进行试验,用心理惧怕导致蜜佛儿溃散,然后用慢性药物杀死了蜜佛儿。见到心理干涉有效,他满足地开始了新结构,他存心让泰莉帮忙寻找合约,从而发现“藏”在抽屉里的血玉。里维斯和戴勒姆,都是韦斯特的刻意安排,他利用这些人来递增泰莉的压力。
在泰莉表现出溃散后,他将血玉放入了办公室保险柜,并且通过油炸的手法,让它通体变红。然后,他开始在深半夜,用一些化学品在泰莉胸前留下可疑的陈迹。
泰莉的表现,让韦斯特越来越感到她已经深陷惧怕当中无法自拔,可是他千万没想到,智慧的泰莉对他起了疑心,竟然用相同的措施对付他。在他最后一次没有下手的时候,先在自己胸前制出了血玉的陈迹,在韦斯特心里埋下了质疑和惧怕的种子。
泰莉早在一家饰品公司定做了不少假玉坠,扔进大海的就是定做的替代品,而那个被韦斯特制作的通体幽红的玉坠,就在当时被偷梁换柱了。她知道,当手机响起,韦斯特从包里摸出手机带出那块认识的血玉时,一定会因为突如其来的惧怕而失神。
在菲尼克斯六号公路上,当局多次提醒,不聚精会神的驾驶很是轻易呈现危险!泰莉算准,血玉带来的惧怕和忙乱,会让韦斯特短时间内没有反映。
泰莉漠然的看着韦斯特的尸体,她无法原谅韦斯特对爹妈的伤害,走廊里响起泰莉脱离时寂寞的脚步声,她只不过用一个工艺品玉坠,自己做的一块伤痕,就为爹妈讨回了韦斯特欠下的债。